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1章 伤疤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余光一撇,他看见了母亲手腕内侧的伤疤。

    那是道陈年旧疤,早已痊愈,但模样狰狞,依稀可见当年惨状。

    苏彧记得,那伤疤下,原是一块胎记。褐红色,形如蝴蝶半翼,大小不过接近拇指指甲。但而今映入他眼帘的那块伤疤,却有近两寸长三寸宽。

    当年突发意外,姨母因走水而被困屋中,母亲得知消息后,心急如焚,不顾众人阻拦,拼死想要冲进火场去救人,仓皇间,反倒烧伤了自己。

    她腕间被火焰灼伤,一片血肉焦糊,即便后来医治痊愈,也再难以复原。

    那块皮肤已经死了。

    坑坑洼洼,全是痛楚燎过的痕迹。

    他幼时瞧见,总觉骇人,稍长大些,便知其痛,似感同身受。但这一刻,苏彧看着那块旧疤,心里慢慢地冒出了一个声音:是不是,太巧了?

    为什么受伤的地方,正好便是胎记生长之处?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来也没有冒出过这样的疑问。

    可现在,那个声音越来越响,几乎要变得震耳欲聋。

    的确……是有些巧合了……

    苏彧突然觉得胃口全无,那碗汤端在手里,香气扑鼻也无法打动他半点。他低下头,拿起调羹,舀了一勺,又一勺,反反复复将一碗汤水搅动得浑浊不堪,才终于喝了一口。

    这顿饭,变得格外的漫长。

    于他是,于苏老夫人也是。

    母子俩再没有交谈,只平静如常地用罢了饭便散了。

    翌日,苏彧在长兴胡同见了若生。

    元宝也一道跟了来。

    天寒地冻的,它懒洋洋一向不肯动弹,更不必说出门。但今次,不知是不是料到若生要见苏彧,它眼巴巴地看了若生一早上,临到若生要走,更是直接扑上来挂到了她裙子上。

    好好的衣裳,差点叫它给抓坏了。

    绿蕉气得要断它的粮,它竟然也不怕,只死死缠着若生不肯放。

    若生哭笑不得,最后还是发了话,带上它一起出了门。到了长兴胡同,它一见苏彧便飞奔过去用自己的胖脸蹭起了他的脚,嘴里“喵喵”地轻声叫唤着,像在说想他。

    若生深感这猫不行,见异思迁,朝三暮四,跟着苏彧的时候天天想往自己这儿跑,如今跟了她,又想和苏彧过日子,实在是靠不住。

    她故意冲着元宝轻轻地“哼”了一声,越过它,掏出张纸来递给苏彧看。

    元宝见状,又迟迟疑疑地爬到了她脚边,仰起头,谄媚地叫唤了一声:“喵呜——”

    若生装作没听见,不理它,只同苏彧道:“我昨儿和柔姐儿在酒楼用饭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人。”

    元宝扒了两下她的鞋,见她没反应,再次回到了苏彧脚下。

    但苏彧也不理它,只低着头看纸上画的人,有些奇怪地道:“这是……”

    若生道:“你看出来了。”

    当时夏柔画完以后,啧啧称奇,道是越看越觉得这人同若生有些相像。若生便取出了那位故东夷三王爷的画像让她比对着看,可夏柔看罢,却说两人看起来虽然都眉眼深邃,但似乎并不像。

    于是若生再次取来姑姑的画像让她看。

    这一回,夏柔愣住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