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2章 验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陆立展仇人众多不假,但他已然入狱且被判年后处斩,他已是个死定的人,何必再在这个节骨眼上冒险杀害他?

    买凶杀人亦是大罪。

    不论何等深仇大恨,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再去杀他了。

    那么,杀他的目的就只剩下一种——

    灭口。

    陆立展身在牢中,想杀他,便只有买通狱卒一条路可走。

    苏彧虽则早有准备,但满心希望不要成真。可这一刻,信报在手,明明白白的证据,再由不得他不信。

    他俊秀的手指不断摩挲着那封信报,目光变幻,愈显莫测。良久,他和若生交换着又各自看了一遍。若生虽不知他的谋算,但眼下见了信报再见他的神色,也隐约猜出了几分,不觉心头狂跳。

    她望着他,千言万语堆积在舌尖,却不知该从哪一句说起。

    苏彧亦沉默着。

    一阵风过,细雪飞来,拍打在窗棂上,飒飒而响。

    苏彧忽然道:“我要开棺。”

    若生一怔。

    他低眉,沉声,一字一顿道:“验骨。”

    ……

    当年他年岁太小,许多事如今回想起来全都模糊了。他只隐隐约约记得,母亲当初将姨母从边陲小镇寻回家来后,日夜精心照料,一分也不敢放松。

    但姨母不知是过去苦头吃得太多天性如此,还是实在不惯京城生活,平素面上并无多少笑意。

    时至今日,苏彧想起她来,脑海中浮现的,只有一张郁郁寡欢的脸。

    是以昔年大火,除了母亲之外,人人都认定姨母是自尽的。

    可即便是母亲,终日说着走水乃是意外所致,也不敢说姨母就一定不是自尽。只是因为她不提,众人怕她伤心,也跟着不敢提罢了。

    死于大火的人,面目难辨,肉身上的痕迹,更是无从判别。

    哪怕案发现场,也极难分辨是意外走水还是自杀,又或是——谋杀。

    当年谁也没有想到过第三种可能,这尸体自然也就无人验过。到了如今,尸身腐烂,余下的,只有骨头,按说更不易验。

    但苏彧要查的,不是死因,而是尸体的身份。

    一个人,年少时摔断过腿,即使皮肤上没有伤口,痊愈后未有病根,行走自如同常人一般无二,但她的骨头上,必然留有痕迹。

    是以真相如何,拣了腿骨,一验便知。

    苏彧悄悄去了陵园,瞒着众人,启出了棺木。

    都说人死为大,入土为安后便再没有挖出来扰人清静的道理。何况这棺木里的,是他亡故的姨母。他说要开棺,守墓的苏家家仆都唬了一大跳。

    他上有母亲兄长,这等大事,照理不是他能做主的。

    可苏彧向来性子孤僻古怪,他说要开,谁也不敢真拦。

    但守墓的,还是悄悄差人去了国公府报信。本以为,府里不管哪位主子收到了消息,都会立刻派人前来。然而他左等右等,却始终不见人来。方才醒悟,自己派去的人,只怕根本就没能到达定国公府。

    金丝楠木的棺材终于出了土。

    空气里弥漫着土腥气,被隆冬的寒风不断吹进鼻子里。

    守墓的忍不住重重打了个喷嚏。

    苏彧脸上,却半点异样也没有。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