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5章 离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年将至,大雪飞扬。

    夏柔在苏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前长跪不起。

    事发已有三日,但对她而言,仿佛一切都还是昨日般清晰。她在苏家生活了十几年,从牙牙学语,到如今长大成人,一直都是定国公府的表小姐。

    因为母亲早逝,长辈们待她一直视如己出。

    其中又以姨母最甚。

    是以她虽然是个孤儿,但却从未吃过一日苦头。

    她原以为,自己的人生定然会长长久久的快活下去。可三天前,那场大火烧毁的,远不止那两间屋舍。

    她叫了十余年姨母的人,竟是她的生母。

    她以为天底下最善良的人,却是可怕到令她颤栗的杀人凶手。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像她这样蠢的人?

    夏柔在灵位前,俯身低头,将自己的额头紧紧贴在了冰冷的地砖上。

    她是一个杀人凶手,一个胆小懦弱、可耻可恨到甚至不敢面对自己错误的杀手的孩子。

    事情败露后,伪装了十数年苏老夫人的李莞放火自焚了。

    没有一句认罪,没有等到众人归来。

    更没有同她这个女儿解释一句话。

    夏柔禁不住反反复复地想,面对这份偷窃而来的人生,难道她真是快乐的吗?她当年,该有多么穷凶极恶才能杀了自己唯一的姐姐?

    夏柔想不通。

    不管怎么想,都还是想不明白。

    她只是觉得难受极了。

    滚油炸心般的痛楚,像洪水一样吞没了她。

    众人将李莞从火场里拖出来时,李莞还没有死。她望着那个该被她唤作母亲的人,木呆呆的,不知是要盼着她活下来,还是乞求阎王赶紧收了她。

    但想了一天一夜,她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她瘫坐在台矶上,看着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四表哥铁青着一张脸来回踱步,满心都是话,可一句也说不出。

    那瞬间,她连一声“表哥”都不知能不能唤。

    天色又黑了下来。

    李莞终究还是死了。

    夏柔没有去见她最后一面。

    她一直跪在灵位前,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人名,想哭却觉眼眶干涸。

    眼泪是倒灌的,一直流进心里去。

    又咸又烫。

    她猛地一抬头,发现苏彧不知何时已经进了门。

    他就站在她边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天气阴沉沉的,他的人也阴沉沉的。不过几日工夫,他已像是瘦了一圈。面色苍白,垂眸看人的时候,眼珠子黑得幽深似井,带着两分森然鬼气。

    夏柔“咚咚咚”用力磕了三个响头,忽然道:“五哥,我要离开苏家。”

    苏彧没有问为什么。

    有些话不必问,有些事不必谈。

    他微微颔首,算是应下了。

    夏柔道:“对不起。”

    苏彧神色不变:“来年秋天,记得回家一趟。”

    夏柔愣了下。

    苏彧口气淡淡,面色平静:“九月初六的喜酒,不能落了你。”

    夏柔闻言,垂下眼帘,点了点头。

    泪珠子,一颗颗地从眼眶里溢出来。

    回家。

    这里还是她的家。

    她重重低下头,眼泪汹涌,呜咽着哭了起来。

    ……

    过了年,冬去春来,陆立展被处斩了。

    定国公府也动了几回土。

    阳宅,阴宅。

    被当成妹妹埋了十来年,真正的苏老夫人,终于平静地躺在了丈夫的身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