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揣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施青觉想杀顾慎为的理由很奇特,一般人难以理解,唯独疑心重重的小阏氏迅速接受,甚至视铁和尚为知己。

    “龙王杀死了罗宁茶,铁和尚要为心爱的女人报仇。”

    上官成腾地站起来,罗宁茶是他母亲,他不喜欢“心爱的女人”这种说法,可嘴里说的是另一件事,“不是龙王,是韩芬……杀的。”

    小阏氏似乎被施青觉附体,欠身向前,语气激烈地反驳道:“韩芬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名奴才,龙王若不允许,她敢动罗宁茶一根汗毛?没准就是龙王下令杀人,韩芬只是执行而已。”

    “韩芬说龙王事先不知情!”上官成寸步不让。

    “哈哈,龙王最擅长揣度别人的心事,韩芬想杀罗宁茶他会不知道?笑话,龙王憎恨罗宁茶,因为你母亲当着他的面勾引男人。”

    上官成怒不可遏,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么直接地污辱母亲,他身子向前一倾,就要跨过桌案,冲向小阏氏。

    上官飞和方闻是一人抱一条腿,将他拦住,虽然一个无法运转真气,一个从来没学过武功,但毕竟是大人,上官成一时摆脱不掉,抬手准备将半截匕首抛过去,想想又忍住了,一字一顿地道:“你说谎。”

    小阏氏看着这一幕,丝毫不为所动,只有她身边的女奴警惕地戒备。

    “我说谎?哈,小孩子真容易哄骗,想想你自己的身世,谁都知道你是龙王的儿子,可你却姓上官,罗宁茶当年是独步王的儿媳妇,跟龙王生了你,又跟中原人勾勾搭搭,这些事天下皆知。难道你没听说过?你管上官飞叫什么?哥哥还是叔叔?”

    上官成脸色骤变,由红变紫,又由紫变黑,突然仰面直直地倒下去,把上官飞和方闻是吓了一跳,一个探鼻息、掐人中,一个摸心跳、揉胸口。发现他还活着,才松口气,上官飞顺便将半截匕首收走。

    小阏氏伸长脖颈看了一眼,略带蔑视地说:“他这个样子更像罗宁茶,我还以为他跟龙王一样强硬呢。”

    方闻是强忍恼怒,“他还是个孩子……”

    “只要跟龙王沾边。孩子也不能小瞧,他刚刚用刀劫持上官飞,说的一套话连我也震惊呢,哪里还像是小孩子?他缺少的是锤炼,把他扔进强盗堆里,几年之后就是一条狼。嗯,这么一说。我还真不能放过他了。”

    方闻是反而冷静下来,哈哈大笑,这是他的小伎俩之一,想不出话的时候就这么笑两声,为自己争取时间,也让对方感到迷惑。

    小阏氏果然有点不明所以,“你笑什么?以为我不敢杀小孩子吗?”

    “当然不是。”方闻是声音洪亮爽朗,这是为了当说客特意练出来的腔调。好几年没有用武之地了,“我笑的是小阏氏不知大难临头,居然还能这么镇定?”

    就像所有稳占上风的高手一样,敌人的挑衅越明显,小阏氏越无所谓,“你觉得我杀不死龙王吗?呵呵,待会就让你亲眼看到他的尸体。”

    方闻是摇头。“你以为顾慎为会那么容易上当吗?你以为就凭中原人跟铁和尚能骗过他吗?这是一次机会,小阏氏,顾慎为给了你这次机会,你最好珍惜。”

    “机会?我更希望七年前他能给多敦一次机会。现在的我,只想报仇,不要机会。”小阏氏微微扬头,觉得很奇怪,自己能清清楚楚记得多敦的声音,却有点想不起他的容貌了,“龙王身边已经没有可用之人,六年,他消失了整整六年,想重拾从前的势力,可不那么容易。”

    “我,还有许多人,仍然忠于龙王,我们都真心实意为他做事。”方闻是昂然说道,辅佐龙王的那些年他不敢说这句话,现在反而能确认自己的忠诚了。

    小阏氏撇撇嘴,“我说的是‘可用之人’,方先生是个人才,可惜,在我这里你没有用处,你说不服我,改变不了我的决定,至于其他人,初南屏和铁玲珑已经走了,我的人亲眼看到他们两个出关进入西域,上官飞坐在这里,璧玉国的人都不在,龙王身边只剩下——聂增,或许还有两三个疯女人。”

    上官飞本来打定主意不开口的,可听到“疯女人”三个字,还是没能忍住,心虚地向身后看了一眼,“别小瞧荷女,就算只有她一个人,也能闹出大事来。”

    “没关系,反正用不着我来对付她,中原人会替我除掉这个疯子。”

    “中原人?你不是说中原人要抢御玺吗?”方闻是问。

    小阏氏说到兴头上,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那是前天的事情了,我跟中原人又没仇,干嘛当对头呢?所以我将御玺许给他们,唯一的要求是除掉荷女,呵呵,龙王想将御玺当成引祸之物,我当然要将它送出去。”

    看着上官飞与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