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夜空中最亮的星:逃跑计划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头条新闻:#四川九寨沟7级地震#【#今日表情#:致敬警察!点赞警嫂!祝福警宝!】江油公安交警:对不起孩子,请原谅父亲,没能跟你见上一面,没能亲吻你的脸颊,因为现在有更多的人需要我。警宝8月8日21时29分出生[心],祝他幸福。

    音乐情书龙吟月:这种讯息,会產生出两种思维:一是好感人,警察好伟大,很辛苦,要牺牲……。二是这是警察的义务吧?不然警察怎麼叫警察呢?警察的工作是有权力有责任的,否则何以当警察?没必须互相指责那一种思维不对,都对。(爱心)(真心)(情心)(权力心责任心)

    外头高温依旧,倒是风特别大,公司旁的花盆被吹倒一个,然后破裂。

    一早出门上班时,骑行在同样的街道,该直则直,该弯则弯,我想了一下与昨天有何不同?好像其实没有不同,昨天也是午夜睡,天亮前醒,醒后阅读,读后继续睡,早晨洗洗出门,午后汗水已过多,回家再洗个澡,昨夜没写信。

    若人在医院工作,校园工作,军事单位工作就不太同了。若人在做消防安检的工作又不同了。通常做本业的工作都差不多,有时多做,有时没什麼的做。

    阅览,写简单的文字,听听歌,是不太会改变的日常行為举止。

    看见“如何评价高晓松致敬李宗盛的新歌《越过山丘》?”

    董作人:“李宗盛的歌是兄弟,你的困惑,我都经历过,来,手给我,我们一起走。高晓松的歌是孩子,你的困惑,我从没经历;但你不要在乎你日常平凡的痛,痛也要痛的有格局有天下大义。

    李宗盛愿意弯下腰观察平凡人的琐碎,高晓松希望所有人都有思想起来跟他一起玩,都可爱吧,我挺喜欢高晓松人到中年还是有锐气的。”(来源:知乎)

    Sy阳阳厉旭:现在真他妈没出息到一听【牡丹亭外】就红眼眶!

    音乐情书龙吟月:写歌的人断了魂,听歌的人最无(有)情。

    傍晚德国的友人问我亚洲盃篮球赛中国vs菲律宾怎麼看?我答:“还怎麼看阿?当然是中国赢,盘口不是开中国赢11分才算赢?”

    刚回到家一看,这下糗大了,竟然输了??

    晕倒,仔细看了看,阿?中国还有分红队蓝队(这是那个大大人物想到的?服了你阿!),此次是派蓝队出征。

    第一场失败是没什麼的,反正中国的篮球队在中国以外的征战也没太多人关心,而我只是球类比赛的粉丝一个,我喜欢知道世界各地的各种球赛…。

    午后做一个梦,梦见眾神之神在上头问著底下的人类,不快乐的举手???

    我真没想到第一个举手的会是我。

    我说我所爱的人不爱我,我的父母对我的期待我完全让父母失望,我帮不上所有认识的朋友了,也救不了九寨沟已经阵亡的同胞…。

    我这个完全是无名小卒的人所写的文字都会被禁掉一些(起码是要很知名的,再禁些才有道理的“如韩寒,也赛车的他跑去拍电影,文字少写很多了…”

    怎麼有閒暇删掉很多无名小卒的话语呢?不可思议,真不可思议,只能说太閒閒了)。

    如此的我,怎麼可能会““真””的快乐?我内心深处是不快乐的,但不快乐虽然是事实,也要光明正大的活著。

    然后这个德国的友人刚刚送我威士忌酒(她跑去下菲律宾赢,4倍的赔率,汗!)我一看正好是40啪酒精浓度的,在书房中,送走她之后,一个人孤独的喝起酒来,当然加冰块先,于我而言太烈了。

    又是酒后说说,再来根宏乙兄送的雪茄烟,人生如此,不快乐的快乐了![二哈](正在听《夜空中最亮的星》逃跑计划作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