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八五一章 夜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方老的话不多,但我一说向他请教,老头儿的精神顿时健旺许多,问我:“你对西夏的了解有多少?”

    张天元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懂得不多。

    方老劝导张天元说:“了解的不多也不要紧,如果你真对西夏有兴趣,不少书面资料都可以参考学习。

    每一个人都是从一无所知走过来的,今天不了解并不代表永远不了解。

    搞研究其实和其它很多事一样,是一个态度的问题。

    这里面也有一些比较简单的窍门,比如说,想全面的了解西夏,从那里入手呢?总结起来就是三点:历史,文化,地理。

    这三方面全部掌握以后,才能进行一些更细致的研究,你能听明白吗?”

    “这个......我能听明白。”

    “我的一些学生刚刚接触西夏的时候,总喜欢从公元1038年西夏建国说起,我就批评他们,1038年以前呢?

    难道党项羌人的历史就是一片空白?

    那么大一个国家就是突然出现的?这种态度不严谨,不可取......”

    张天元感觉这个方老,真有点像自己的老师李明光,不由产生了几分亲切感,忍不住道:“方老,我对这些很感兴趣,麻烦你讲一讲行么?”

    “好。”方老回过头说:“我很愿意跟你交流,不过我学识有限,讲给你的都是比较浅显的问题。

    西夏的前身是党项,而党项,是西羌族的一个分支,所以被称为党项羌。

    这个民族以部落为划分单位,用姓氏作为部落的名称,逐渐形成了八个比较著名的部落,也就是党项八部,其中拓跋部是最为强大的一部。

    关于拓跋部,一些学者认为是鲜卑族的后裔,我也比较赞同这个观点。”

    方老一看就是那种比较呆板严肃的学者,而死板的历史听起来是最没意思的,方老倒不觉得没意思,讲的很起劲:“隋唐时期,一部分党项羌人南迁,开始依附中原王朝。

    特别是唐朝。

    党项羌人经过两次内迁,慢慢繁衍到灵州、庆州、夏州、银州、绥州、延州、胜州,也就是今天的甘州东部和陕州北部。

    唐中央政府为了便于管理这些少数民族,采取以夷制夷的方针,授予一些部落首领官职。

    这个时候,党项仍然不是一个团结的整体,部落和部落之间没有从属关系。

    一直到唐末黄巢起义,党项拓跋部的首领拓跋思恭出兵镇压黄巢起义,被唐僖宗封为定难军节度使,夏国公,并赐国姓李,党项从此发迹。”

    一般人可能对这样的知识很不感兴趣。

    但张天元不一样,他越听,越感觉有趣。

    方老见他很感兴趣,于是喝了点水后继续说:“五代十国时期,不管中原地区是谁掌权当政,拓跋部总是恭恭敬敬俯首称臣。

    借以换取自己在西北的统治地位和赏赐,前后累计二百多年时间,势力逐步扩大膨胀。

    宋太祖即位初期对拓跋部的态度比较温和,允许他们世袭统领领地。

    但从李继迁开始,双方关系慢慢恶化,进而刀兵相见,李继迁之后的拓跋部首领是李德明,他全力向河西走廊拓展疆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