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三十一章 同样的一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ps:感谢"书友140410115510362"同学的月票,感谢"zo-ian"同学的评价票,感谢大家!

    李昂保证当时他的目光最多不过停留了一两秒而已,接着便马上移开,找到了巴塞尔的身影,不过即便他醒悟得很快,还是隐约听到了从身边传来的哼声,这说明某位少女已经很不满了.

    年轻人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神情肃然地看着狼人族长,他打定主意,除非真正打起来,否则再也不多看那边的地底生物一眼.

    巴塞尔像是没有注意几名人类的出现,也没有在乎人面蛛母的言语挑衅,它只是盯着面前那片染血的土地,那里有超过二十名英勇的狼人战士,但此刻它们的身躯正在渐渐冰冷,眼中也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不过这些狼人战士的尸体依旧保持着最后一刻的战斗姿态,而且它们全都倒在了向前冲击敌人的路上,没有任何一个例外.

    巴塞尔慢慢抬起头,用那双平淡无奇的眼睛看着对方,片刻之后它的嘴角渐渐咧开,露出一丝笑意.

    "你在地底停留得太久,已经被黑暗彻底蒙蔽了双眼,目光短浅,头脑也变得狭隘,以为用言语之锋就能达到你的目的?"狼人族长摇了摇头,"不,那太可笑了."

    "锐爪狼人视战斗为生命,奋战至死才是我们最好的归宿,因为在那一刻,我们的灵魂会回到狼神峰,成为所有狼人永远的精神守护者.这是我们最为荣耀的一刻!"

    说到最后,巴塞尔突然咆哮起来,它的声音远远传至四面八方,在山谷中形成一阵阵回响.

    与此同时,聚拢在族长身后的锐爪狼人同样发出一声声长啸.就连李昂身边的黑齿也是如此,它们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了巨大声浪,成为巴塞尔这番话最好的证明.

    蛛母脸上的表情很不好看,它冷笑了一声,"如果把你们全都杀掉,就算成为精神守护者又有什么用?"

    "所以豪言壮语要有与之相衬的实力.几百个狼人连我都对付不了,你说出这样的话就等于打了自己的脸!"

    "所有狼人全都死掉?"巴塞尔哑然失笑,"就连苍白山脉深处的那些种族也不敢说出类似言语,你不过是从地底跑出来的一只爬虫而已,身上还带着让我都忍不住作呕的腐臭气味.就敢如此大言不惭?"

    听到这里,一直默然不语的李昂眼睛一亮,他没想到这位看似沉稳的狼人族长竟然有如此"恶毒"的一面,目光中顿时充满了钦佩之意.

    果然,即便人面蛛母的性情狡猾而多诈,却也被如此恶毒的形容彻底激怒,接连发出尖利的叫声,虽然不如数百狼人的声音响亮.但是穿透性极强,就连李昂的脑海中也微微一痛.

    狼人的听觉本就极其敏锐,这个优点放到现在反而成为弱点.大部分明显受到冲击,痛苦地遮掩住双耳,但这个举动毫无作用,人面蛛母的声音依旧像是无形钢针一样刺激着它们的大脑.

    "带它们离开这里,"巴塞尔头也不回地说道,一些实力相对强悍的狼人立刻行动.强行带着这泄想坚持下去的族人远远避开,才算是缓解了它们的痛苦.

    还有将近数十名狼人留了下来.其中包括了李昂一行五人,他们和巴塞尔一样注视着不远处.那里的地面就像是出现了一道道波浪,无数牛犊般大小的蜘蛛正不断破土而出,短短时间之内就在人面蛛母身边形成了一片阴影般的蜘蛛海洋.

    这些应该就是蛛母的"孩子"们了,它们有着黝黑发亮的锋利口器,蛛腿布满一根根强韧的尖刺,以相当敏捷的动作游走在蛛母身边,虽然平均实力只有三阶左右,但从数量上来说确实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威胁.

    "巴塞尔,我能感觉到你的虚弱……是不是狼人的内斗消耗了你的精力,让你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强大?"

    "但那时你都杀不掉我,现在更没有这个可能!"人面蛛母冷笑道:"看吧!我的孩子们又出现了,而且比上一次还要多,你们的数量却越来越少,这就是狼人覆灭的预兆!"

    "去吧!孩子们!那个狼人是我的!你们只要杀掉其他狼人,越多越好!一定要让我听到它们凄惨的嚎叫!"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这些庞大的节肢生物像是海浪般朝着狼人的方向汹涌而去,它们挥动着长而弯曲的粗壮蛛腿,每一次落下都能将地面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而在这片海洋正中,人面蛛母的身躯仿若一艘正在的大船,开始缓缓向着对面开动.

    留下来的狼人数量并不多,但面对蜘蛛群的冲击毫无惧色,它们在族长身后站成数排,俯下身躯,眼中散发出浓烈红芒.

    相对于族人表现出的战意,巴塞尔却很平静,它对快速接近的敌人视而不见,先向右侧看了一眼,贝尔蒙德正站在那里,已经准备好迎接敌人的第一波冲击.

    接下来狼人族长又向另一侧看去,它的目光穿过不远处的李昂等人,落到了梅丽莎脸上,此刻这位少女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态,看来只要李昂有所表示,她就会第一时间冲出去和来袭的蜘蛛群进行.[,!]战斗.

    看着两个年轻的黄金狼族后裔,想到狼人曾经最强大的部族并没有断绝血脉,这难道不是一种新生和回归的象征吗?

    想到这里,巴塞尔的眼中渐渐流露出一种深切暖意,表情也禁不住满是欣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