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36:易三少是个玩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易龙点头,不过自己在心里又加了一句,哥哥也会保护好你!想到早上离开时妈咪的叮嘱,易龙心里更有了一种责任感,见她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拿出纸巾细心地帮她擦掉,他的妹妹真漂亮。

    古霞看着相亲相爱的兄妹俩,眼中满是羡慕,不自觉地转头看向影的方向,影也正看着她,四目相对,古霞还是迅速地移开了视线,为了避免尴尬,转身跟易龙、易凤闲谈起来。

    大概半个小时后,圣公爵从书房走出来,看到站在一旁的聂雪:“你今天还要上班?”

    “嗯。店里九点开门,时间差不多了。”

    “我刚到天启,还没见聂柔。待会顺道送你回店里。”

    “好,谢谢。”每次他回来都跟聂柔天天粘一起,她看着心如刀割。

    没办法,谁叫她不自量力爱上这个男人,明知道不可能的事。却是禁不住的喜欢。一直的喜欢,一直的爱,这么多年下来。她甘心为他做任何事,成为他想她成为的物件,只求能见着他,多见几次也好。

    圣公爵身份极其高贵,行事却极其低调的人,聂雪坐在他身旁,闻着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极好闻的古龙水味道,这种气味,印在她灵魂深处。

    她知道自己自不量力,但只要能跟在他身边,成为他需要的人就好了。虽然她知道圣公爵并没有把她当成是‘人’。

    在离商场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聂雪下了车,呆呆的看着圣公爵的车离开,然后呆呆的在原地站了好一会。等到她缓过神来,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她握紧手袋,仰头看着天,大大的,长长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不该想的事,全部抛开。

    “阿雪!”

    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聂雪转头一看,正对上阿靖的双眸:“咦,真就这么巧啊。早晨。”

    聂雪有些傻眼:“你怎么在这?”

    “我啊,”阿靖挠了挠头:“分开这么多年了,一直在找你。一直不舍得你。现在碰上了,做做朋友也行啊。就想,想着见你。”

    聂雪脸色微微一黯:“靖,如果是做朋友肯定没问题的。当时我们年少不更事,你也说这么多年了,以前的事,过去就不要提了。你现在肯定是有女朋友了,所以我俩还是少接触吧。”

    阿靖带着些迟疑:“要说没有看上的女孩,我这把年纪了说没有那是骗你的。但这都是在还未见着你的时候有的。你出现了,我觉得这么多年了,如果我俩还存在着些许感觉,要不,重新开始吧?”

    “阿靖,”聂雪心里一片抗拒:“还是算了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你没感觉了。明白吗?”

    想不到聂雪拒绝得这么直接,阿靖愣在当场:“这……”

    “我要上班了,再说吧。”聂雪朝阿靖做了个‘拜拜’的手势,转身离开。

    阿靖愣愣的看着聂雪离开的身影,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

    某辆贵族专用的劳斯莱斯停在暗处,车内的主子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绝美的脸容崩紧着。

    这么多年,这个叫阿靖的男人还不死心?

    要这样,为什么当年就不好好珍惜?失去了,现在来打感情牌么?

    他要的人,岂是别人扔了后又想捡回来的?

    “主人,”侍从恭敬的将手机递过来:“公主殿下来电。”

    “免提。”

    “是的,主人。”侍从打开了免提。

    “圣,你回来了啊,什么时候回来的?人家好想你哦!”手机那边响起了聂柔娇嗲的声音:“你在哪?我来找你。”

    圣公爵脸色一沉:“正常说话。”

    手机那边顿了顿,再次响起聂柔的声音:“好吧,我正常点。人家不就是因为想你想疯了嘛。天天盼着你回来,天天盼着你出现……”

    “你天天盼的人是,易云睿。”

    被无情的打断揭发,聂柔很尴尬:“这,我接触易云睿不都是为了你嘛。他是C市督帅,对我们来说用处很大……”

    “你的目标,是要做督帅夫人。”

    “咳!哪是呢,易云睿出了名的宠妻狂魔,他最爱的女人是夏凝,就算我想,也不是随便就能得到的。不像圣你,我对易云睿只是玩玩而已。我真正爱的人是圣呢。我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因为爱你。”

    “C区督帅,你对他只是玩玩而已?”呵,未免太敢玩了。

    “是啊,他是我的玩物,是我用来打发时间的物件。圣才是我的最爱,你又不是不知道的,我有多爱你,多想陪着你的。”

    “在哪?”

    “在我俩的小窝里,你来吗?”

    “十分钟后我来接你,到外面逛一圈。”

    “嗯,好!”

    聂雪回店里不久,安排好了店里的工作,正准备开店营业,然后看到,一个她最想看到的人,和一个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出现在面前。

    圣公爵带着依偎在他身边,一脸小女人,小鸟依人的聂柔出现。

    聂雪心里一片凉凉。敢情聂柔到

    她面前‘秀恩爱’来了。

    “哇,我的天,这男人好帅啊,是个外国贵族吧?!”

    “是啊,帅死了,能做他女朋友就好了。”

    人未到,店里的员工就议论起来了。聂柔咬着下唇,做好被暴击的准备。

    “早晨啊,我的姐姐!”聂柔一脸柔情:“我带圣过来买东西呢。”

    圣公爵会过来买东西?还是你硬拉着的么。他根本就不需要这些。聂雪勉强拉出一抹笑容:“噢,是吗?那太好了。看喜欢什么?店里今天刚好来了些新款的。”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有什么新款的手袋,麻烦请一个一个的拿过来,与我的衣服搭配。”聂柔手一挥,身后的随从像变戏法似的,拿了数件衣服出来:“不同的衣服搭配不同的手袋,阿雪,给我提点意见吧。”

    聂雪咬了咬牙:“好,一定。只是圣公爵大人他会留在这里吗?”

    “当然,”聂柔挽紧圣公爵的手:“圣他会一直一直的陪我呢。是吗?圣?”

    圣公爵嘴角微扬,并不回话,径直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两个孩子走后,夏凝接到了卡罗琳的电话,汇报了一下各个势力的动静,总体而言都很安静。

    “你找人去查一下孙家训练场,对,就是本市最大的那家。”夏凝说道。

    “是。”卡罗琳接到命令挂断了电话。

    夏凝握着手机若有所思,易云睿端了杯开啡给她,“老婆,喝咖啡。”

    夏凝接过去,喝了一口咖啡将杯子放在了桌上,问道:“老公,你觉得训练场跟谁家有关系?孙毅德是他们的独子吗?”

    “嗯。”易云睿点了下头,“目前也只是猜测,孙家祖辈都生活在C市,以前就是普通的家庭,孙毅德的爷爷是个能人,十几岁的时候赶上吃不饱跟着大人出去闯荡了几年,张了些见识也学了点儿防身的功夫,快三十岁的时候回了老家,带了一笔不少的钱回来,把家里的老宅翻盖了,还买下了一块地皮,就是现在孙家训练场的地皮。

    盖了房子开始的时候往外出租,自己还开了家茶楼,楼下茶楼楼上麻将室,积攒了些财富跟人脉,家里几个兄弟也跟着他过上了好日子。后来几个兄弟合计后,就开始弄训练场,开始教孩子后来规模越来越大,就有了今天的孙氏训练场。

    之前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最近这一两个月,经常有身份不明的人进出训练场。”

    “嗯。”夏凝点点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