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二零 蛟人对钱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紫光耀目,势如奔雷,

    光剑横扫,只见万道剑雨如瀑布飓风,狂泄直卷。

    回转的气流已变成了无尽的利刃。

    况因以元婴初期的修为将戮剑术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

    兽灵在万剑凌迟下不断化成一道道青光,随后重又凝聚而起。

    有几十道被剑气撕裂的青色灵光如一道漩涡般凝滞于空中,既不散开,也未化成凶兽,就在况因已忽略了这些青光存在的瞬间,一股撼人心魄的恐怖气息忽然从漩涡深处喷薄而出,

    披肝沥胆的嘶吼声伴着锥魂的噪音,一头顶天立地,人首蛟身的怪物蓦然出现在石窟中,蛟人身周青焰缭绕,重重叠叠的海浪虚影,似真似幻。

    这是什么东西?

    仰望着这山岳般的大家伙,况因只觉得一股热血直撞心口,兴奋,激动,癫狂,一连串莫名其妙的感觉突然袭来,竟让他冲动到欲弃剑弃阵去与巨兽肉搏。

    这分明就是作死,况因冷汗淋漓,自己的问题越搞越大了。

    所幸的是,小千劫阵正在不断强大,一股平和慈柔的力量最终将况因稳在了阵中。

    怪物对小千劫阵似有几分忌惮,又有十分恼怒,几次没有突破阵势阻挡后,猛然蛟尾一摆,青焰化成利箭,排山倒海的浪影滚滚压下,怒吼中的蛟人狰狞如兽,挥掌间,数道方印,欶文缭绕,崩现于空中,瞬间刚企稳的小千劫阵三个阵位被毁。

    随着隆隆的阵位炸裂声,况因只觉头疼欲裂,识海中似巨鼓铜钟交替震响。

    天,莫非这是传说中以天道入印潜修的上界魔神兽--噬神蛟人。

    这可是曾经碾压四方海域的太古海神,其强悍足以吞噬真龙。

    况因觉得自己这回真是背到家了,本以为忙活了半天,对这些兽灵已大致了解,拼上一拼总能熬过半个时辰,可是到了现在,拼命已变成赌命了。

    又是数道方印砸下,轰隆隆的阵位炸裂声不断,东方两处小阵位顷刻被毁,方印中的欶文和崩毁人意志的音频蕴藏着一种分解神识的力量,况因眼前金星乱冒,险些一头从空栽下。

    “元婴,起!”况因惊急之下,提声暴喝!

    丹田中一股真气携着全身的血液直冲顶门,一股浓浓的赤焰从其百会喷出,黑紫的污血喷溅了他一身。

    况因的识海上道婴双目紧闭,小脸通红,原本白嫩的肌肤上不断渗出黑紫的血水,另一道婴儿的虚影正游荡在道婴身边,随之由虚渐渐凝实。

    况因无奈苦笑,自己这回真是赔进去了。

    自从明虚道尊以毕生修为压制了况因的魔婴,他就一直试图以道婴去吞噬魔婴,这种方法虽弊大于利,但况因觉得此消彼长是目前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灭除魔婴的方法。

    前些时日,况因此举确实收效甚大,道婴已将魔婴残身吞噬了大半,然自从他和玄朔破开禁制进入秘地以后,这种道长魔消的局面已然悄悄发生了改变。

    只是走到现在这一步,况因已无暇顾及自身安危,

    腾起的层层煞气令他灵台顿时清明,况因咬牙催动赤青剑稳住阵形。

    熬得一时是一时,过了眼前的坎再说。况因觉得自己和他那徒弟辛辞一样,今天脑子进水了,为了不在玄执休面前输了信义二字,为了扛下宗门的重担,他居然做了死撑到底的决定,连一点余地都不给自己留,这实在有违他一贯的风格。

    又是数道方印崩现,蛟人的气焰与实力令况因连喘息的余地都没有,赤青剑击退了一群飞羧的攻击,却被方印中欶文轰个正着。

    漫天剑光顿时一暗。

    “当啷,当啷”,半空中赤青双剑同时坠落在地断成数截。

    赤青剑跟随况因将近百年,没想到今天会折在这里。

    况因心头瓦凉,剑宗祖训,本命之剑,人剑同源,剑在人在,剑断人折。难道这便是预兆,预兆他况因命不久矣?

    就在况因一闪神的瞬间,又有三处阵位被欶文轰爆,此三处阵位不是辅位,所以实实在在影响到了小千劫阵中流转的气机。

    “况睿意,稳住天卒,引蛟人毁了沌八位。......快!”玄朔焦急的声音立刻在窟中响起。

    听口气这玄执休真把他况因当神了,况因狂躁的欲吐槽,然话至口边,终是咽了回去:“好,等着。”

    两个男人在这危急时刻,居然心有灵犀般体恤到对方的艰难,玄朔身在山河令中扬手挥动,日光轮飞旋而出,随后密密织成一道金光灿灿的防御甲胄护住况因。

    “谢了。”况因心头没来由的一软,燥火也平息下来,玄朔这家伙倒是体恤,他既以诚待之,他况因也必还之以诚。

    况因把心一横,赌一把的时候到了,他忍着剧痛从乾坤戒中取出一粒清神丸吞下。

    大喝声中,左手按住丹田,双足一顿,身子陡然倒悬,瞬移至沌位,右手飞快结出一组奇怪的手印,

    随着手印的变幻,他的右手五指渐渐透出一层浅淡金色,五道暗金色光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