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一六 赌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气氛有些微妙,

    洛剑尘与孙清音皆陷入沉默,

    平静的深渊却在两人的沉默中突然改变。

    原本充裕的灵气在快速衰减,

    荡漾的水流在逐渐僵硬凝结,仿佛数九寒冬骤至,滴水将成冰,

    然奇怪的是深渊中的温度却在不断飙升。

    也许是受到环境改变的影响,

    一串串柔软透明的水泡中泛起浑浊的黑气,仿若被抽去空气的气球,它们快速萎缩着,

    有的变成拳头大小的石头下沉得杳无踪迹,有的则干脆砰然爆裂。

    “洛剑尘,再有半个时辰这里即将启动自我封印,到时你们一个都走不了了。”

    孙清音率先打破了沉默,很明显,在经历了恼怒,震惊,迷惘和失落等诸多情绪的冲击后,她已经快速的调整了心态。

    “只有我可以助你们离开此地。”孙清音的语气带着不容质疑的强势,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要我带你们离开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洛剑尘暗自佩服,孙清音此人确实极难对付,除了善于伪装,性格多变外,更可怕的是她的自控能力,上一刻即使完全为情绪蒙蔽心智,然下一刻她仍能自我约束着回归理性。

    这种性情的前辈高人若是受制于她,便如当初为颛昊控制一样,只能沦为她的棋子为她摆布,她可不想在如今的实力下还重蹈覆辙。

    洛剑尘仍是沉默不语,停了半晌才不疾不徐的淡淡道:“那剑尘多谢师祖。”

    “谢就不必了,你我只是交易,我带你们离开,你带我去见你的腾师兄。”

    “师祖不是说此处镇压的魔物有可能应验着预言,您不看着它却跟我们走了,那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吧?”

    洛剑尘就猜到孙清音必然会从明虚道尊想到腾钰,带她去找腾钰原也十分简单,甚至她也很想知道腾钰和孙清音若是相遇会否解开许多谜团。

    只是她也有一层顾虑,便是这魔手的来历,如此可怕的魔物是否会因为他们破禁离开而脱困。若因此酿成不可收拾的局面那又该如何面对?

    “这无需你来操心,想活命的当晓得其中的利害。”

    “剑尘虽贪生怕死,却也不会为了活命罔顾大义,此处镇压的魔物可非同一般。孙师祖总得给个交代,这是什么魔物,孙师祖为何又与这魔物相伴?若是带走师祖却不幸让魔物脱逃,剑尘岂不成了罪人。”

    孙清音有些意外,眼前的女子过于镇定,竟然无视环境的恶化,竟然无视她的警告,竟然到了现在还有胆子跟她讨价还价,她这是胸有成竹还是故作镇定?

    “你这丫头倒是沉得住气。”孙清音顿了一秒忽然哈哈笑起:“比胤霞那丫头强过百倍,确实是金阙剑最合适的人选。”

    她这一生阅人无数,勾心斗角的事没少面对,心理上的阵仗也与人打过无数次,面对直接的利益,面对生与死的抉择,没有几人能坦然自若。所以她总是赢家,因为她懂得如何将对手逼入绝境后的谈判技巧。

    眼前的小姑娘与她相比还很稚嫩,不过,她这种身处逆势犹自不落下风,不肯为人钳制的做派,与她倒有几分相似。

    “剑尘,我很喜欢你。”孙清音直言不讳的道出了赞赏:“我知道你心中存着诸多疑惑,其中也包括我的身份,只是现在我无从证明,也没多少时间细述前尘往事,那就当一场赌博吧,输赢各半。”

    “可惜,剑尘不是赌徒。”

    孙清音嘿嘿一笑,语声带着一丝诱惑:“剑尘,你是个聪明孩子,别把话说满,赌与不赌其实你也无从选择,......咱们且长话短说,你再决定是否赌上一把。”

    孙清音不待洛剑尘答复已清了清嗓子自顾说起:“先来说下我的出处,孙清音这名字在你们北地虽无人知晓,但在南疆却是大有名声。

    胤霞原名孙涟音,我与她本是孪生姐妹。我们生长于南疆,是当时南疆第三大教达耶教教主的女儿。冉初与我们年岁相仿,由于从小寄养在教中,所以与我们姐妹关系甚密。

    当时我母亲极为看重冉初,所以在他十五岁那年便将我许配给了冉初,谁想在我们成亲前夕,南疆的神魇宗分支魔魇教突然血洗我教,无巧不巧那日恰好冉初失散的叔父紫胤宗的诚兮道君突然找来,他不仅助我教击退了魔魇教,而且还确定了冉初炎龙剑传人的身份。

    而胤霞也因为金阙剑在战乱中认主的缘故,被我母亲逼着与冉初结成了夫妻。此后他们二人便一起离开了南疆远赴北地。然胤霞在嫁与冉初五十三年后却因为她愚蠢的行为殒落在南疆,那时我已接掌了达耶教,为了冉初,也为了冉初普利苍生的志向,我选择了隐姓埋名以胤霞的身份留在了紫胤宗,从此达耶教也成了冉初隐形的势力。

    之后几百年我与冉初齐心协力将紫胤宗推上了巅峰,在收服神魇宗时,我们在其教庭中得到了一处秘境的地图。

    此处秘地据记载为神魔共修之地,此时我与冉初皆被困在金丹后期和元婴后期不得寸进,于是我们决定一同前往这处秘地寻找机缘,以期突破境界。可不曾想到的是一切皆因此而改变。(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