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七回 他是我的执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明道四年冬,十二月。

    北风呼啸,寒风凛冽。

    莘国北军的军营里,有一处极大的帐篷,四周无士兵站岗,只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进进出出。

    “小姐,该起床了?”

    宋夕把被子一蒙,装作没听见。

    “小姐,一会将军就要出兵练操了,小姐再不起床,将军又要来拎人了。”

    一提到将军,宋夕猛的掀了被子,目光有些愤恨,片刻后,她手脚迅速的爬起来,三下两下穿好了衣裳,速度之快,令人惊叹。

    刚洗漱完,帐帘一掀,宋年威风凛凛的走进来,道:“今儿又迟了,需得给我多跑几圈。”

    “父亲!”

    宋夕跺脚撒娇:“我是个女子,不是你的士兵。”

    “那你回京城嫁人。”宋年冷冷道了一句。

    为了把女儿逼回京城,堂堂宋年将军,连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法都使了出来,偏偏对这个宝贝女儿一点用处都没有。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用了这一招,逼她知难而退。

    宋夕嘟着嘴恨恨道:“那我还是操练吧。”

    宋年见女儿一脸的疲惫,眼中闪过柔色,放轻了声音道:“女儿啊,你不小了,该找个人成亲了。皇后的位置你不要,父亲也就随你了。你总不能……咱们宋家,就你一根独苗,父亲还指着你为宋家传宗接代啊。”

    宋夕小脸一板,厉声道:“父亲,你再说这个话,我……我连这军营也不呆了。”

    “好,好。好,我不跟你理论,你自个想想你娘,你娘为了你……”

    宋年一想到妻子孤身一人留在京里,气就不打一处来,怒道:“还不快些去操练。”

    宋夕已经习惯了他的变脸,浑不在意的朝他扮了个鬼脸。

    “练就练。总比嫁人强。”

    “你这孩子……我……”宋年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军营的生活。极为辛苦,宋年虽然身为将军的女儿,能占的优势也只是一个帐篷而已。

    那几个妇人还是将军夫人心疼女儿。特意从府里挑了能吃苦耐劳的,巴巴的送给女儿使唤。

    一通军操练下来,已是中午时分,宋夕累得像条狗一样走进帐篷。一屁股坐在地上。

    两个妇人早已习惯了小姐这幅模样,一左一右把人架起来扶到床上。

    “今儿初几了。”宋夕有气无力地说。

    “回小姐。今儿正好十五。”

    宋夕笑笑,叹道:“真好啊,又是十五了。”

    “小姐,奴婢让人去准备水。小姐好好泡一泡,也好去去疲惫。”

    “快去,快去。本小姐就盼着这一天呢。”

    西北寒苦之地,士兵们都是数月不洗澡。宋夕从小娇生惯养。根本无法忍受,死缠烂打了一个月,宋年才答应她每月十五,可沐浴一回。

    ……

    妇人们抬着热腾腾的水进来,倒入木桶里,然后替小姐备下中衣,放置一房,纷纷到帐篷外守着。

    这军中都是些没脸没皮的狼崽子,小姐长得花容月貌的,万一被人瞧了去,将来可怎么嫁人。

    宋夕把自己浸泡在木桶里,舒服的叹了口气。

    “哎……”

    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叹,从帐篷里响起。宋夕惊得寒毛直竖,这声叹明显不是她的。

    “谁?”

    “堂堂将军府千金,竟然为了一个澡……这又是何苦呢?”

    “林西!”

    宋夕一脸惊讶。这声音她做鬼都能记得。

    林西一身小兵打扮的模样,脸上脏得不忍直视,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

    “无耻,竟然偷看本姑娘沐浴,来……”

    话还没说出口,林西已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捂住了她的嘴,急急道:“闭嘴,当心招了狼来。”

    宋夕挣扎,偏偏光溜溜的又不能起身。

    林西摇摇头,只能在她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句:“我为林北而来。”

    宋夕一听到林北两个字,很快就停止了挣扎,眼中闪过一抹痛色。她虽然身在军中,但京里的事情知之甚清。

    林西见她不动,缓缓放开手,哑声道:“看在咱们同喜欢一个人的份上,给我半个时辰。”

    宋夕哑然不语。

    那年十五的夜,圆月如盘。她无聊的坐在台阶上,一如玉男子迎面而来,月光照着他俊朗的脸庞,散发着光芒。一瞬间,这天地,这清风,这明月都失了颜色。

    只这一眼,便入了她的心。

    宋夕勉力冷笑道:“他是他,我是我,与我有何相干,你速速离去。”

    林西心底蓦然一叹,语意坚决,“宋夕,我九死一生入了军中,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你想干什么?”

    宋夕呵斥,“你害得他被困魏国,还不够吗?”

    林西不怒反笑:“宋夕,他的事,你果然都知道。”

    宋夕眸色一哀,撇过脸去,冷笑三声。他为了她自愿入魏国做人质,用他余生的自由,换回了她。

    林西抹了一把脸,直直道:“宋夕,这一趟我是专程来求你的。”

    “求我做什么?”

    林西咬咬牙道:“求你助我一臂之力。”

    宋夕又是冷笑:“帮你把他救出来,然后看着你们双宿**。”

    林西微微浅笑,道:“宋夕,如果你愿意,我和他都会会感激你。”

    “我为什么要你们感激,我得不到的,正好你也没得到,咱们扯平了。”

    “你不是这样的人。”

    林西挪开几步,走到她面前,与她静静相对。

    “宋夕,帮我,我们一起救他。”

    宋夕被她看得无处遁行。咬牙道:“在我的帐逢外站上三天三夜,我会考虑。”

    “仅仅如此。”林西追问。

    “错,不许吃饭,只许喝水。三天三夜后,你若打赢了我,我便帮你。若打不赢……”

    宋夕眸光一暗:“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林西笑意如月光般澄澈分明。她眯了眯眼睛道:“宋夕。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我宋夕言出必行,就看你林西有没有这个本事。”

    话音刚落。眼前人影一闪,宋夕看着空空如也的帐篷,慢慢的把头沉到了水里。

    ……

    将军的女儿亲点了军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兵做岗哨,这事在军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个小兵长得贼眉鼠眼。身材瘦小,一身宽大的军服套在她身上。长到膝盖。这里哪个狠心的爹娘,竟然把未成年的小娃娃也送来当兵。

    林西伸手摸了摸脸上的面皮,脸上露出浅浅的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