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回 得唤我姐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她不知道老爹在天之灵,看到亲生女儿变成这个样子,会不会气得从坟里跳出来。

    老爹他一向闲云野鹤,功名利禄在他眼中,不过是浮云。

    “高鸢尾,看在老爹的份上,不会让你死。从此这里便是你的冷宫。”

    林西转身离去,却被高鸢尾一把抓住。

    “林西,你算是个什么阿物,你不过是命好罢了,攀附上了太后,静王,侯爷。我这个相府嫡出的三小姐,凭什么要看你的脸色,凭什么?”

    高鸢尾像疯了一样吼叫:“你们都要害我。夏氏要害我,贵妃要害我,都是你们逼我的,我这是为了自保。”

    林西转过手抬起手。

    “啪”的一下,高鸢尾脸上五个指印。

    “高鸢尾,你可知夫人为什么把你放在崔氏身边教养,因为她不想让你跟着她一道去死。”

    高鸢尾捂着半边脸,眼中怒火更盛。

    林西摇了摇头。一个连自己亲身父母都不想知道的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她轻轻一叹,道:“这世上,没有谁负你,也没有谁对不起你。负你的,只有你自己。高鸢尾,我忽然觉得你这张脸,连荷花都不如。”

    林西袖手一拂,高鸢尾连连跌后数步,待她正要追出去时,宫门已被重重的关起。

    她茫然四周,眼中说不出的空洞。

    冷宫,这里就是她的冷宫,她要在这四方之地,度过漫长的一生?

    “不!”

    一声凄厉的叫声响彻天际。

    ……

    御书房里,松公公垂着头打瞌睡。皇上画起书画来。必是要一整天的,他除了打瞌睡外,无事要做。

    忽然,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松公公惊得一抬头,眼中不可置信。

    赵靖琪听到动静。手下的笔未曾停下半分。头也不抬道:“你怎么才来?”

    “你怎么知道是我?”林西惊讶。

    赵靖琪瞧了瞧这画上的人儿,似乎有些不满意,皱着眉头道:“你先去了高府。又去了崔家,再去了军中……”

    “赵靖琪?”林西惊色更甚。

    赵靖琪抬头,指了指松公公对面的一个老太监,道:“他是父皇留给我的人。他知道。朕便知道。”

    林西看了眼老太监,脚上生出几分寒意。“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为什么要阻止,朕本就是个无用的皇帝,这江山既不能吃,又不能喝。朕要来何用。”

    “可这是你赵家的江山啊?”

    赵靖琪垂下眼,目光落在画上,笑道:“那又如何。你以为宋年的为人。就一定会把女儿放在第一位?”

    “赵靖琪,这话是何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去军中之后,朕不大放心,偷偷下了一道圣旨。”

    林西惊得目瞪口呆。

    “别说这些,快来瞧瞧我画的如何?”赵靖琪似乎很厌烦她说这些。

    林西上前,看着这满地的师姐的画象,眼泪夺眶而出。

    “她还活着吗?”赵靖琪轻轻一叹。

    她哽咽道:“赵靖琪,她还活着,但是我唤不醒她,三年了,她始终不肯醒来。我没有办法,所以来求你。”

    赵靖琪搁下笔,消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她最是黏我,这世上,除了朕之外,无人能唤醒她,孩子呢?”

    “对不起赵靖琪,没保住。”

    赵靖琪浑不在意的笑笑:“无事,你能保住她就行,等我把她唤醒了,我们还能再生一推。”

    林西呆愣。他用的是我,而非朕。

    “你快带我去。小松子,把我的书画收拾收拾,我一并带过去。”

    林西上前拦住他,道:“别急,我已经命人她把送过来,现在应该在百里外。”

    “送来干什么,这皇宫里阴森森的,都是阴谋,都是算计,有什么好。不要再让她进来了,林西,我出去,我出去陪他。”赵靖琪很是不满。

    “你……不当这个皇帝了?”林西问得小心翼翼。

    赵靖琪笑了笑,道:“你先帮我看着,等我和小南生了孩子后,就把皇位传给他。”

    林西目光看向松公公。

    松公公迅速跑过来,附在林西耳边道:“皇上对贵妃思念成疾,再加上太后和淑妃的事……所以有时候说话会有些糊涂。”

    林西恍然大悟,她笑了笑,道:“赵靖琪,你不当就不当,不过,这皇宫你得暂时替你儿子看好了。回头我把师姐送到林家别院,你有空常去瞧瞧。”

    赵靖琪反手拉住她:“那你呢,你要到哪里去啊?”

    林西眸中流光溢彩:“我去寻个人,算起来,应该和你是连襟,在我把他寻回来之前,你最好想办法把你老婆叫起来,这样咱们四个人也能凑一桌麻将玩玩,你觉得怎么样?”

    赵靖琪俊朗的脸上,浮出笑意,他忽然深深看了林西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温和道:“我觉得此事妥当。你速去速回,必要时,可用上朕的手谕,宋年的四十万大军,从来不是吃素的。”

    林西惊得目瞪口呆。

    这厮,到底是糊涂,还是清醒?

    赵靖琪学着她以前的样子耸耸肩,道:“别用这种眼光看朕,朕知道自己长得很帅。对了,你以后得改口,你得唤我姐夫。”赵靖琪得意的笑了笑。

    林西彻底石化。

    ……

    魏国楚王府。

    夜暮降临,华灯初上,古色古香的楚王府大红灯笼高挂,丝竹声声,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偌大的花厅里,摆放着七八个碳盆,暖如春日。

    身着镂空纱裙的女子转珠袖,掩面眺,如同一只花蝴蝶般。极尽妖娆的缠着身旁的男子。

    文睿浩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抚在女子胸前的高耸上,轻轻婆娑。这莘国的女子就是好啊,酥胸,玉腿,吴侬软语,勾人心魄。

    这个女子是他从莘国弄来的。侍候男人的本事无人能敌。文睿浩将杯中酒饮尽,笑道:“宝贝,今晚咱们玩些什么好呢?”

    女子媚媚一笑。道:“王爷想怎么玩,红红都奉陪。”

    话音刚落,门忽然被打开,柳柏梅一身寒霜。板着脸走了进来。

    文睿浩的俊脸变了几变,眉心微拢。将怀中的女子推开。女子朝柳柏梅道了个万福,款款离去。

    柳柏梅冷冷的看了那女子一眼,眼色一沉,面带不豫。

    自打那日皇上将林西放走。三个月后,浩子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这个尤物,宠之爱之。

    他不仅为这个女人修了一座宫殿。还将魏国所有的宝贝,都搜刮来。双手奉上,只为搏女人一笑。

    世人都道楚王痴情,唯有他知道,这女子的面目有四分像林西。

    柳柏梅坐下,饮了一杯酒,道:“前边传来消息,莘国变天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