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一回 师弟,我们回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林北对他的冷脸,不为所动,笑道:“你可想听我弹上一曲?”

    柳柏梅握着的手一动,正色道:“我只想问,她打算做什么?”

    林北由衷的摇摇头,道:“柳将军这话问得委实奇怪社长天下全文阅读。几年来,我被困守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中,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我又如何知道?”

    柳柏梅看着他,道:“你与她青梅竹马,不会不知道。”

    “确实不知。”

    林北想了想,末了再加一句:“如果你把外面的事情说给我听一听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

    柳柏梅闻言不由皱紧了眉头,道:“林北,你与她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她绝不可能……”

    “柳将军。”

    林北拨动琴弦,一连窜动人的音符流淌而出。

    “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

    “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林北低低的声音,配着古琴,说不出的动人心弦。柳柏梅一腔的疑问,只在喉间打了几个转,到底咽了下去。

    一曲未终,他悄然而去。

    林北待人离去,继又拨动琴弦,却不再呤唱。目光看向天空,暗夜无边,似浮上一层阴霾。

    “林北,等我五年,五年后,我会迎你回来。”

    女人低哑的声音恍若昨日,一晃竟已数载。林北有些动容又似有些隐忧。

    从怀中掏出一方玉佩,放在手中婆娑,日夜的把玩,玉色更白更润。

    至于唇边轻轻一吻。林西。五年也罢,十年也好,我都会在这里等你,此生不负。

    ……

    明道八年,夏。

    天气异常炎热。

    魏国民间收购之人,忽然在一夜间消失了。而与此同时,魏国的柴。米。油,盐,布的忽然短缺。导致所有人的生活用品价格飙升,特别是粮食。

    魏国地处北边,寒苦之地,并不似江南鱼米之乡一般。田地收成好。老百姓惊讶的发现,原本三钱银子可以换十袋米的。现在只能换六袋。

    更令人觉得恐怖的是,魏国最大的一个钱庄忽然关门,老板和伙计都不知去赂,所有存在钱庄的钱打了水飘。

    皇帝大怒。下令刑部极力追捕,谁知这些人竟像是遁地一般,无踪无影。

    没了钱。没了粮,魏国从上到下。顿时陷入一片愁苦。

    夏去秋来,秋去冬来,魏国的冬天漫长而寒冷,足足有八个月之久。

    就在此时,歧国女帝率二十万大军驻守在魏国的西南边境。莘国宋年率二十万大军绕道魏国的东部,形成夹攻之势。

    仍沉浸在四女美色中的魏王如梦初醒,当即命柳将军,楚王进宫商量事宜。

    三人还未形成一致意见,有宫人来报,魏国几十条商道突然被人斩断,形成孤立之势。

    换而言之,就算你有钱,你也买不到米粮天兵在1917最新章节。而要命的是,魏国的米粮多半通过商道,用马匹与人交换。

    魏王突然觉得事情不太妙,眼下的时节是白雪茫茫的冬季,若要粮草再生,必要再等八个月。

    八个月,如此漫长。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何一夜之间,天地突然变色。

    ……

    此时歧,莘大军开始发动进攻,慢慢向魏国挺进。柳柏梅闻讯,亲自上阵迎战莘国。

    哪里知道,那宋年见柳柏梅来,围而不攻,安营扎寨,开始消耗魏国的士气,同时消耗的还有粮草。

    就在此时,歧**队发起进攻,守城的将士虽然骁勇善战,却敌不过歧军的狡猾。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兵法三十六计,将魏军耍得团团转,损伤不少。

    魏国只有一个柳柏梅,分身乏术。

    正当魏王犹豫是不是将柳柏梅调去西南角时,户部来报国库粮草只够支撑两军十天时间。

    前有强敌左右夹击,后方一座孤城,无粮无药,魏王如困兽般走投无路。

    此时使臣送来信,称魏国如能将八皇子交出,便不攻城,否则,将兵临城下。魏王如梦初醒,原来一切竟是为了他。

    魏王恼羞成怒,冷笑连连,大声唤道:“来人,将八皇子文睿清带上殿。”

    ……

    林北缓缓走上大殿,神情似轻松愉悦。

    “皇兄,安好!”

    文睿溥斜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看着他,眼中的戾气再也藏不住。

    他是一无所知?还是里应外合?

    “有人给朕送了一封信,你猜这信何人送来?”

    林北笑盈盈的看着他,道:“皇兄,臣弟猜不出来。”

    他竟然还笑得出。

    文睿溥拍案而起,怒声道:“他们要朕用整个魏国,来换你一人。”

    林北脸上没有半分吃惊,道:“皇兄,臣弟何得何能,竟能用整个魏国交换。”

    何德何能?

    文睿溥咬牙切齿,“当初,你用先帝的遗诏骗过朕的眼睛,背地里却让那女人来夺朕的江山。八弟啊,朕再不能容你。”

    他动了杀意。

    林北心里咯噔一下。这样的杀意,五年来很多,但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明晃晃的说出口。

    他慢慢垂下了眼睛,轻轻叹出一口气,忽然仰天一声长啸。

    啸声又尖又厉,震得人耳膜生疼。

    林北上前两步,眼中锐光四起,不紧不慢道:“皇兄是想把亡国之责,强加于皇弟身上?”

    文睿溥被这样一双眼睛看着,心里虚了一下,“大胆!”

    “将死之人,大胆又如何。”

    林北不退反进,一改往日温润君子模样,目光如芒如针重生长安。

    “江山在皇兄手上,若皇兄励精图治。居危思安,何人能夺?”

    “你……”

    “**苦短日高起,从起君王不早朝。皇兄五年来,日日御女,夜夜宵歌,哪还有当初夺江山时的英勇。”

    “你……放肆……大胆!”文睿溥恼羞成怒,宽袍一拂。玉盏应声而碎。

    林北对他的暴怒还以冷笑。“魏国朝庭,为官者无数,能用者寥寥。文只楚王。武只柳将军。堂堂一国,竟然只有这两人为中流砥柱。皇兄啊,皇弟替魏国的列祖列宗仰面长哭啊。”

    他到底姓文,倘若杀进来的不是她。而别人,那魏国百年的基业岂不是毁于一旦。

    “夺江山的人。不是我,不是她,而是你自己。”林北长臂一伸,食指指向龙椅上的人。

    “反了。反了,来人……来人……朕要杀了你,杀了你!”文睿溥怒火冲天。

    “杀吧!”

    林北半分畏色也无。慢慢踱步到龙椅边,双手抚上那张精致的龙椅。动作优雅的如世家公子。

    “我一死,魏国必亡。不仅如此,魏皇室几百人,你的皇后爱妃,皇子皇女,还包括你,都要为我祭奠。到时候,血流成河,天地变色。”

    她的怒意,从来不是说说的。五年的心血,一朝被废,以她的性子,必要将这魏国的江山移成平地,方才甘休。

    “你……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