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废后,痴心错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西祁国永乐九年十二月,清晨卯时,皇宫内雪花纷飞,霜满枝头!

    破败的西华宫,因着常年无人打理,破败不堪。

    皇后虞璇玑坐在冰冷的床脚,目光落寂的透过残破的窗户看外面萧瑟的景象。

    她知道,她的夫君,西祁新皇楚弘泽就在西华宫遥遥相对的东阳宫宫殿内,与她的嫡亲姐姐虞馨雅夜夜笙歌欢好。

    十六岁成亲,二十岁为后,二十一岁被废,如今二十八岁的她,已经在冷宫整整七年之久了!

    她本是将军府庶女,虽容貌不济,却一身武艺,十足十的将门虎女,而他,不过是众多皇子中最平凡的一个,母族不兴,诸王夺嫡中,他的胜算最小。

    成亲当天,他对她说,“我给你不了你盛世江山,却能给你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璇玑,只盼你莫要嫌弃我。”

    就因为他的这句话,她钢心融化,从此,对他掏心挖肺,鞠躬尽瘁,助他夺得他最想要的九龙之位。最后,当他心愿达成,登上皇位,却力排众议的纳了两位皇后,一位,是结发妻子,战场上战功赫赫的战凰虞璇玑,一位,却是虞璇玑的嫡亲姐姐,虞馨雅。

    那时她才知道,她的夫君与她的姐姐早已串通一气,勾搭成奸,而她,不过是助他们盛世风华的一颗卑微棋子。

    那刻,身怀六甲的她,穿着军服,从边境赶回,直冲金銮殿当庭质问,“楚弘泽,你怎对得起我?”

    他高坐龙位,冷冷的趋着她,皱起眉头,只问,“你回京,可有圣旨?”

    她怔忡,是的,她没有。

    见她不说话,他冷笑一记,对侍卫下令,“虞璇玑军衔未除,本不得奉召,如今却私自回京,已有造反之嫌,朕念在夫妻一场,不处极刑。来人,将她拖下去,重打八十大板,以儆效尤!”

    她完全没想到,他竟会下这样的命令,他要……打她!

    还不等她回过神来,御前高手已经将她拿下。

    那日金銮殿外,她趴在刑椅上,被他的人打的半身淤血,肚子里已成形的孩子就此滑落。

    她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他走过来,捏住她的下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身下的血红,“虞璇玑,我来教教你,什么叫妇道……”说完,起身狠狠踢了她一脚,目露寒光的道,“你肚里的孽种,早就不该留了。”

    ‘孽种’两个字,让几近晕倒的她豁然清醒。

    她瞪视着他,不敢置信,“你说什么?这是你的孩子……楚弘泽,你疯了,你被虞馨雅迷疯了,她是狐狸精,我早就说过她……”

    “啪!”话音未落,他一把巴掌扇过来,揪着她的衣领,面色铁青的睨着她,“不要给脸不要脸,虞璇玑,雅儿不是你能诋毁的人,她良善美丽,你却只是个阴毒残忍的蝼蚁。”

    在他眼里,她只是蝼蚁?咽下满口的血泪,她大吼,“她良善?她的良善就是怂恿你杀了我们的亲生孩儿?”

    “闭嘴!”他怒喝,眼眸赤红,“这孩子根本不是朕的,你被敌军囚禁足足两月,这孽种怎可能是朕的?!”

    “我是为谁被敌军俘虏,楚弘泽,你说啊……”她哭的泪流满面。

    他却懒得理她,一甩袖子,对下人吩咐,“皇后虞璇玑殿前失德,现打入冷宫,良思己过。”

    “楚弘泽!”她嘶声大叫,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尤不甘心,“你所谓的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