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章 活生生的证据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总裁……”

    高阳在身后叫他,慕容铭迟迟不见转身。

    高阳拉开车门,“总裁,我送你回去。”

    慕容铭一点点抬起目光,内里乱得一塌糊涂,他说:“如果再迟几分钟,我们就是合法夫妻了……就差那么几分钟。”

    心有点疼,分不清是对她的怜惜还是愧疚。

    高阳也有些自责了,这电话毕竟是他打的,现在变成这副局面,任谁都没办法收场了。

    慕容铭坐进车内,阖着眼眸,当高阳又问他一遍要去哪里时,他才说:“民政局。”

    高阳一滞,但没多说,依言开去了那里。

    来到民政局,那里早已没了她的身影,慕容铭坐在门口的休息椅上,望着在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一对对,幻想着,有一对是他和她,登了记,领了证,结了婚……

    可现在,所有一切都变了,他没办法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再去以高高在上的被害人身份,和她过一辈子。

    那样对她不公。

    慕容铭在民政局门口坐了一整天,时不时的,会看一眼手机,屏幕上却没再显示过她的名字。

    ……

    入夜,蒋絮躺在床上睡不着,手机就放在床( 头,他始终都没有打过来。甚至,对于今早的表现,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她不免负气,翻过身蒙着空调被强迫自己入睡。

    可没过几秒钟,她又转过身,拿起手机扫一眼。

    如此反复,蒋絮都快要被自己给折磨得疯掉了,干脆坐起来,沉吟片刻,便不管不顾的又拔通他的号码。

    “您所拔打的用户已关机……”

    听到机械化的提示女音,蒋絮蹙起了眉。

    在她的印象里,他的手机从未关过。

    呆坐了半晌,她又重新躺了下去,她告诉自己,也许他正忙,忙着处理某些突发状况。

    只是,心底的不安,却呈网状扩散。

    她拉了拉被子,侧身躺着。

    今夜,注定无眠。

    早晨,她是被一声尖叫给惊醒的。

    蒋絮立即掀开被子下床,推门就跑下楼,“妈,怎么了?”

    她看到刘萍捂着脸,全身颤抖的指着客厅里一男一女,满脸的震惊。

    蒋絮走过去,只看得到两人的背景,一个男人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她疑惑的皱眉,待她看清那个女人时,脚步蓦地收住,惊愕地瞪大双眼,甚至都忘记了呼吸,直到胸口憋得似要着起了火,她才惊觉,急促的喘息过后,脑海里白花花的一片。

    是冉晓晴!

    随即,脑海里是她被车子撞得飞起的画面,按了重复键一样,一遍遍重复着。

    漫天扬起的花瓣,呈弧线落下的身体,以及,在地上蔓延出的一片殷红,刺伤了她的眼。

    她怀疑这是在做梦,那个女人死了,就在她眼前!所以,这个一定不是冉晓晴!也许,是她的姐妹,又或者,只是一个长得像她的人而已。

    冉晓晴安然的坐在轮椅上,即便天气火热,腿上也盖着一层薄毯。只是,早前姣好的相貌,与同龄的刘萍相比,已没了往日的美艳,眼窝深陷,脸颊瘦得凹了进去。

    看到保养得宜的刘萍,冉晓晴的面容,渐渐扭曲。

    看着震惊到呆愣掉的母女俩,她冷笑出声:“想不到吧?我还活着。”

    这句话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蒋絮当真永远都不可能会想到,有若干年后的今天,会再次看到这个已成为她原罪的女人。

    她还活着,她并没有死……

    蒋絮悲喜交加,为自己不必再背负杀人的罪名,又为了那行尸走肉的三年。

    刘萍的震惊程度,不压于女儿,冉晓晴就是她这辈子的恶梦,以为恶梦总会过去,谁曾想,如今竟又再见!

    她突然反应过来,一把就将蒋絮扯到了身后,完全是保护者的姿态:“冉晓晴,之前的事与我女儿无关,你想怎样都冲着我来!”

    蒋絮的神情一直都是木木的,瞪大的双眼,清晰映出对面噙着恨意的女子。

    “想怎样?你们这一家子刽子手,有什么资格来问我?就算,我让你们一个个替我偿命,也是天经地义!”

    冉晓晴恨得咬着牙,枯瘦的双手收成拳,指节苍白的突显。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