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三根毫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夕阳西下。

    溪水潺潺,绕村而过,牧童骑牛,吹笛而行。

    村寨,家家升炊烟,隐约有人声。

    沿途,水田中,插秧的老人呵呵笑着,朝牧童吆喝着。

    “好一派祥和的农家景象。”

    村口桥边,几道身影缓缓而至,各个衣着单调,不过身材魁梧,气势不凡,为首之人看着眼前一幕,笑了起来。

    “几位可是路过?”

    插秧老人亦见到几人,招呼起来。

    “路过?”为首之人口中说着,走到田边,“老头,你们这村里住着一位老秀才,是也不是?”

    “你是说邱夫子?”老人质朴,闻言就喜,“你们是来找夫子的?可是他的朋友?”

    “朋友?”为首之人摇了摇头,“是我们大王要找他!”

    “大王?”老人面色陡变,急退了两步,就见前方那人倏地一张嘴,嘴唇急速扩张,转眼就有一人高下,里面通红一片!

    腥臭扑鼻!

    老人未及大喊,那嘴就扑了过来。

    嘎嘣!

    脆响声中,为首那人微微弯腰,脑袋竟成巨大狼头,狼嘴咀嚼,鲜血从嘴角流出。

    “啊啊啊!”

    凄厉尖叫从旁传来,却是牧童转头,看到了人首化狼、狼口吞人的一幕,惊骇而叫,他身下的水牛似也受了刺激,“哞哞”叫着,四蹄连踏,朝村子飞奔而去。

    “跑的了么?”

    狼头人吐出一截连筋带血的骨头,一挥手,身后几人嘿嘿狞笑,衣衫破碎,露出野兽模样,都朝村子扑去。

    唰!唰!唰!

    几个起落,已赶上了牧童。

    惨叫、吼叫、吞咽,牧童连人带牛被分食,留下一地鲜血、碎骨,将泥土都给染红了。

    而后,几人并不停留,入了村寨。

    整个村子顿时沸腾,男人怒吼,女人哀嚎。

    夕阳如火,云霞似烧,红透半边天。

    狼头人的脑袋已缩为正常大小,嘴边残留有一抹鲜血,一步一步朝村走去。

    行至一半,就有一头猪从村中跑出,肥头大脑、体态臃肿,但行进速度,呼哧呼哧的跑到狼头人身前。

    “将军,”那猪脸露羞赧,沾满鲜血的嘴巴吧唧作响,“那穷措大被俺给弄死了。”

    “嗯?”狼头上的眼眉如人般皱起。

    “不怪俺!不怪俺!”猪头摇晃起来,“俺还没碰那老东西,他就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然后一头撞死了!”

    “撞死了?”狼头人脸露疑惑,但转念一想,“算了,一个老秀才,死就死了,这么大的年纪,咱公主八成也看不上,周围还有几个村子,读书人不会少,多抓几个。”

    大猪闻言松了口气,接着又想到一事,连忙道:“那老秀才有个儿子,看上去一表人才,比那老秀才强多了!”

    “儿子?”狼头人点点头,“抓了,事后查一下,如无功名在身,就宰了吃肉,读书人沐浴圣人教化,那肉是极酥的。”

    他的话音刚落,前面就传来几声急吼,紧接着,一名木脸汉子匆匆跑来:“将军!不好了!那秀才的儿子跑了!”

    “跑了?”狼头人面露不豫,“一个凡人也能从你们手中逃跑?”

    “将军有所不知……”

    木脸汉子还待解释,就被狼头人打断:“算了,也不差这一个,期限将至,当务之急是剩下几个村子。”

    “可,”木脸汉子犹豫了一下,“乌鸦他已经追上去了。”

    ………………

    鲜血滴落。

    一道青影于山林间奔跑,几次转折,都是林中偏僻之处。

    却是名年约二十的青年,书生打扮,手中握着断剑,剑上有血。

    “呼~”

    他大口的喘息着,身上青衫破破烂烂,多是被林间树枝划破,靠近肩膀的地方,被大量的血迹染透。

    汗水从额头不停的滑落,书生一脸惶恐,不时转头后视。

    “妖怪,妖怪!”他口中嘀咕着,又向前奔跑了几步,周围树木草丛越发茂盛,心中恐惧也越发旺盛。

    突然!

    脚下一滑,脚底的泥土滚落,书生只觉脚下一空,整个人失去了平衡,滚落下去。

    呼啦啦。

    山坡上青衫飘动,最终静止在一片草丛中。

    “疼疼疼!”

    书生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脸上一道血口子隐约可见森白,手中断剑不知落到了何处。

    扑腾!扑腾!

    扇动翅膀的声音从远处隐约传来,书生悚然一惊,勉强撑地,颤颤巍巍站起,腿上一片血迹,用力一蹬,就重新摔倒。

    “力竭了。”

    他心头黯然,抬头前看。

    “嗯?这是……”

    一间破旧的庙宇出现在眼前,古旧、破烂。

    “这就是邱某葬身之地么?”

    恍恍惚惚间,书生一瘸一拐的前行几步,步入破庙。

    他曾听说过这庙,据闻供奉着抿元山神,也曾香火鼎盛,但八十年前改朝换代,剑南道为龙兴之地,几经治理,青昌县内山民渐少,这庙就慢慢破败了,连路径都杂草丛生,罕有人至。

    书生慌不择路,居然来到了这里。

    庙内本就狭小,多年无人问津,早已破败不堪,杂物遍布墙角,石板地上覆盖了厚厚一层尘土。

    最内台上,立着泥塑雕像,灰蒙蒙的,看不甚清楚。

    书生一路走来,一步就是一个脚印,印上还有斑斑血迹。

    他气息渐弱,脸色越发灰暗,精神越发恍惚,心中却浮现明悟。

    “大限将至。”

    噗通。

    两腿一软,他跪倒在地,浑身的伤痛吞噬着仅存的清明,看着台上神像,心中浮现不甘。

    “我父何罪?村民何罪?为何要落得如此下场?天若有心、有灵,何以让妖魔横行!如今将死,但仇不能报,志不能舒,何其不公!”

    便在这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