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2 失地尽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官至平贼将军、太子少保,封南宁伯,南明福王朱由崧即位后,又晋为南宁侯,镇守武昌,左良玉的野心很大,所以他一直在扩充队伍,虽说将士的质量一般,可是当他进军襄阳时,麾下将士达到惊人的五十万之巨。

    虽说这五十万多是乌合之众,但是也给左良玉极大的信心,得知弘光帝朱由崧招抚四川总督陆皓山后,他马上出兵新野,在他看来,陆皓山还是需要脸面,无论如何都得和南明扯皮,无论怎么样,刚刚大战完的川兵也要顾忌南明的百万大军。

    打狗还得看主人,虽说支持东林党的左良玉与阉党把持朝政的弘光政权并不对眼,但并不能否认左良玉是南明的一员重要战将,南宁候是弘光帝朱由崧亲自下旨封赏的,再说只是攻下一个小小的新野,川军是不会与自己为难的。

    可是他低估了陆皓山的决心和霸气,一下子就派能征善战的李定国和张锐直奔襄阳,报复的同时还截断他的退路。

    左良玉把新野作为一个测试点,殊不知,陆皓山也把他当成一个榜样,杀鸡儆候的“鸡”的榜样,用陆皓山的话来说:哪个敢动老子盆里的食,就把他的狗爪子剁下来。

    李定国和张锐各率二万精锐。起早赶黑直扑襄阳,襄阳是武昌的北翼,也是左良玉向北扩充地盘的桥头堡,不仅在襄阳驻了重兵,还加筑城防,大量贮藏粮草,把襄阳打造得固若金汤,兵多粮足,那负责守城的大将张应元非常强硬,拒绝投降。

    不投降也好。不然把刀得那么锋利没用武之地,李定国马上拿出大炮对襄阳城狂轰滥炸,一连炸了三天,硬是没法攻破襄阳城。

    原因有二个,一是襄阳自古是就大城,当年还抗过蒙古入侵,而左良玉也不惜工本加固,二来为了加快行军速度,李定国和张锐所携带的只是小口径火炮。操作轻便,不过攻城效果就欠佳了,而张应元也派人严防死守。

    战事一下子陷入胶着状态。

    李定国智勇双全,很快就想出办法。表面的用火炮和火铳压制守城的将士,佯作功势,暗里地派人挖地道,用了三天时间挖到到城墙。然后往下面堆放炸药,半夜一声巨响,襄阳南门的一段大约六丈的城墙轰然倒塌。早就准备好的川军疯狂进攻,一路用手榴弹开路,进城然后寻找制高点,找到制高点后就开始对守城的左军进行一一射杀。

    火铳声、喊杀声、惨叫声持继了一整夜,到天亮时,四面写着李字的帅旗在襄阳城四个墙楼上迎风飘扬。

    经过浴血奋战,李定国一举拿下襄阳重镇,而张锐也并没有让人失路,在途中伏击并全歼由新野撤回的部将吕天器和他所率领的五千精锐。

    清息传开,引起轰动,驻守在武昌城左良玉暴跳如雷,那吕大器和张应元都是他的心腹爱将,没想到一日就在四川手里折损二将,一边调兵遣将一边派人上报弘光帝朱由崧,要求朱由崧向陆皓山问责。

    左良玉平日从不把弘光帝放在眼内,马士英等人推举朱由崧为帝时左良玉是坚持不承认的,后来在几个熟悉南明高官劝说下才勉强承认,现在一下子转变态度,可惜抱错了腿。

    南明四镇的将领都看不惯左良玉,把持朝廷的马士英、黄得功、高杰等人也视他为异类,再加上一早就投靠四川的陈洪范在上窜下跳,不敢得罪四川的弘光朝廷一只眼开一只眼闭,任由李定国和张锐包围武昌。

    左良玉麾下将士虽多,可是绝大部分都是只能欺负平民百姓的乌合之众,原来左良玉手下本来也有一支悍军,和李自军在血战朱仙镇时几乎伤亡殆尽,人数是多,可是连满清的汉八旗还不如,川军清一色战马、新式火铳、手榴弹,那些乌合之众一触即溃,后面简直就是望风而逃,川军连战皆捷,不到一个月时间,硬生生打跨击落溃左良玉五十万大军,活捉包括左良玉父子在内的十余名高层。

    消息传到南明,朝堂上君臣脸色尽失,相觑无言。

    有人提议出兵,可是以主和派为首的史可法等人却因保守连连拒绝,一味以固守为上策,不断派遣使者找陆皓山议和,可是让一众大臣无语地说,除了封号,其它好处一概收下,然后怎么也不肯松口。

    就在南明犹豫之际,仅仅只用了半年时间,川军已经彻底收复黄河以北的所有土地,而满清八旗也彻底退出中原,在豪格等人拼命护送下,跟着入关的旗三十万人旗人仅仅逃脱不足三分之一,陆皓山也没空追杀,只是公示那杀清令依然有效。

    这道杀清令,就是满清八旗挥之不去的诅咒。

    经过半年的征服和消化,陆皓山终于把目光瞄准了黄河以南那片肥沃野而富饶的土地。(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