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章一:关闭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荷兰,埃因霍温市,16:00

    卡比内在陋窄的寓所里低着头,锁着眉,来回转悠,从客厅走到睡房,再走到厨房,这条路线走一次也不超过六秒,而双脚踏出去的节奏极不自然。

    他受伤了,右脚大腿肌肉轻微撕裂。

    -----右脚。

    -----是他屡次灵活扣过对方球员的右脚。

    -----是他经常精准送出直塞球给队友的右脚。

    -----是他主罚任意球时,在半空打出美妙弧线的右脚。

    仅一右脚,此时伤了。

    他终於不再来回转悠,那会使脚伤更痛,越痛,心就更躁。

    卡比内的屁股朝沙发上一坠,安静地坐了起来,一双眼眸死死地?着放在矮几上的手机,从中午枯等至今,他的情绪一直焦急着,当他正要站起来选择再次来回转悠之际,放在矮几上的手机炸声响起。。。

    平时听起来十分悦耳的情歌铃音,此时竟如电流般地直捣卡比内的心脏,他两手哆了哆,腿部肌肉的伤势发出一阵麻痛。。。

    “喂!怎样?谈得怎样?”卡比内一手捂着发痛的右腿肌肉,一手抓着手机,急急问着。

    而来电的人是卡比内的体育经纪人-----五十五岁的哈斯先生,荷兰人。

    这老头的球员时代在荷兰低级别联赛打混,退役後又在低级别球队中担任助教,再老了些,就当起了球探。一年内则有一半的时间穿梭在荷兰各级别的赛场中,做着发掘青年球员的工作。

    约两年前,哈斯先生发掘了卡比内。

    一个刚在乙级联赛踢了五个月球的法国新秀,那年,卡比内十八岁,朝气正勃。

    “情况不太妙,我与他们谈了很久的细节,然後又给他们看了你平时比赛的录像,他们边看,我就在旁边解释着你的技术风格和进攻特点。”哈斯先生缓缓说道。

    “还有我的防守能力呢?你没说吗?”卡比内补充道。

    “说了!我肯定会说!我并不是第一次跟别人谈转会细节!”

    “然後呢?”

    “然後。。。然後我还没解说完,那球队的主教练就打断了我的话。”

    “科博尼教练?”

    “对!是他!一个总把自己的足球理念扛在脑袋上的人,哼。。。既然这样,他为什麽还没收到豪门俱乐部的邀请呢?”哈斯先生在电话那头耸了耸肩,说道。

    “但是我却收到了他的邀请。”卡比内顺势回道。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约是两个半月前,哈斯先生正在埃因霍温市郊的一个赛场中考察着青年组比赛。

    他习惯了,习惯坐在观众席,一边考察球员,一边写着球探报告,偶尔还在报告文件上重点标清某些球员的技术特点。

    只是,在那场比赛中,哈斯先生没有任何收获,刚要离开球场准备回俱乐部递交球探报告时,他接到一通电话。

    科博尼教练亲自致电而来。

    他告诉哈斯先生,自己虎眈卡比内已久,并想尽快罗致其营下,不过哈斯先生认为不对,以正常程序来说,科博尼教练应先透过自己俱乐部向卡比内所属俱乐部问价,其後报价,最後才能接触球员和其经纪人。

    所以,哈斯先生先不动声色,接下科博尼教练的意思後,二人也没多谈,早早挂线。

    不过也意外,在三天後,卡比内所属的俱乐部果真收到了对方的报价,并提出在欧洲转会市场启动後,直接买断卡比内的职业合同。。。

    那天,是六月十八号,哈斯先生将此记得很牢。】

    这时,哈斯先生在电话那头摇着头,说:“可惜呀!要不是在六月十八号的一场青年组热身赛中,你拉伤大。。。”

    “是轻微撕裂,哈斯先生!”卡比内丧着气,纠正着对方。

    两秒後,卡比内接着问:“然後呢?科博尼教练还说了什麽?”

    哈斯先生回着:“他说自己在执教生涯中,从未罗致一名转会前有伤的球员,所以,在这次转会中,他不想冒险!”

    卡比内一听,叹气说:“该死的右脚,伤得真不及时,坏了我的美梦。”

    说完,眼神尖尖地盯着自己的右脚,就像在比赛中按照战术防守时,盯着对手一样。

    哈斯先生却说:“年轻人,先不要诅咒自己的右脚,说不定哪天它会给你带来无数的奖杯和极高的名气,甚至金钱。伤了,就好好养伤,再说以目前情况,你至少还有样本钱。”

    卡比内问道:“哦?”

    哈斯先生的嘴中吐出两字:“青春!”

    -----在运动员眼中,会拥有,也会失去的【青春】,一如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