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百一十四、选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望向身后的人,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五指成爪,抓向顾安年。

    “念儿!”陆方伯最先从这巨变中回过神来,他一手捂住胸前的伤口,一手全力击出一掌,将要伤害顾安年黑衣人击出了悬崖边上。

    “啊——!”黑衣人惨叫着跌落悬崖,剩下的那个黑衣人急忙跑到崖边查看。

    “念儿!”陆方伯快步走到顾安年身边,用沾满鲜血的双手紧紧将她拥入怀中,迭声哄道:“没事了,没事了,不用怕,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你……”

    急促的呼吸慢慢平息,顾安年渐渐恢复了神智,察觉到自己此刻正被陆方伯抱在怀中,她立即伸手想要推开身前的人,然触手却一片温热,心头一跳,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陆方伯被刺中的那一幕。

    心瞬间被提了起来,她急忙捂住陆方伯胸前鲜血横流的伤口,抬头焦急地问:“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陆方伯苍白的唇弯出一个温柔的弧度,握住她沾满鲜血的手,摇头柔声道:“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听着这温柔的声音,顾安年心底一震,霎时红了眼眶。

    伉木崖高千丈,剩下的那位黑衣人在崖边搜寻良久,确定已经无法挽回同伴的性命后,不禁双目赤红。

    压下心底翻滚的恨意,黑衣人怒目望向顾安年与陆方伯两人,冷声道:“陆方伯,我兄弟二人本不欲取你性命,只想将逸亲王妃带回,只是你再三阻挠,如今还将我兄弟打落山崖,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陆方伯心中一凛,忙将顾安年护在身后,毫无畏惧地面向那黑衣人,凌然道:“有本事,这条命你尽管拿去。”即便身受重伤,他的气势依旧丝毫不减。

    “哈哈哈!”黑衣人突地大笑起来,厉声道:“陆方伯,如今你身受重伤,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你的命我自然要拿走,但是我已经不想再和你浪费时间!”

    他抬手指向顾安年,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我杀了你,然后听从侧妃娘娘的吩咐,再杀了逸亲王妃。二,你自己跳下伉木崖,然后我将逸亲王妃送到三皇子府。如何,你选择哪一个?”

    “本将军以为三皇子对你说过不可以对逸亲王妃下手。”陆方伯剑眉微皱。

    “呵——”黑衣人低笑一声,“三皇子也说过,若情况有变,就要让所有人都无法得到逸亲王妃。至于情况是否有变,如今只有我说了算!”

    闻言,陆方伯皱紧双眉,道:“你这样做有何意义?左不过都是要我死。”

    “当然有意义!”黑衣人疯狂地低吼,“我要让你也活着尝尝粉身碎骨的滋味!”

    抿紧唇角,陆方伯望着状若疯癫的黑衣人,一阵沉默后,坚定道:“我选第二。”

    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顾安年大声反对:“不可以!”

    她拉住陆方伯衣袖,急切劝道:“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他不敢伤害我的!”

    “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黑衣人沉下脸,厉喝一声,匕首指向顾安年。

    “我选第二!”陆方伯大吼一声,面沉如水望向黑衣人,凌冽的目光震慑住了黑衣人。

    “陆方伯,不可以!”顾安年犹是急切地摇头,不知不觉间,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

    “念儿,不要哭。”陆方伯轻柔地逝去她眼角的泪水,目光温和。

    “我不是什么念儿,你不能为了我去死,你听到了没有!”顾安年拍开他的手,低吼。

    陆方伯苦笑着收回手,“你还是不肯承认吗?不过没关系,我知道你是。”

    他探手进怀里,取出日日带在身上的那只银钗,细细地摩挲一番,然后抬眼望进顾安年的眼底,轻声笑道:“在看到这支钗子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一定很适合你,所以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去攒钱,然后买下了这支银钗,我总在想你戴上这支钗子会是什么模样,我想那一定很好看,现在,让我替你戴上好不好?”

    顾安年望着那几年前曾见过一次的银钗,视线变得更加模糊,她不停地摇着头,叫着不要,滚烫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滑落,滋味是那般苦涩,就好像这个男人这些年的感情。

    陆方伯没有等顾安年的回答,他笨手笨脚,却万分轻柔地将银钗别进那稍显凌乱的青丝中,拢了拢松散的发髻,含着笑意痴痴地凝视着,低喃:“真好看……”

    脚下一步步往后倒退,直至到悬崖边上。

    崖边突然袭来一阵强风,吹动着树叶哗啦哗啦作响,将掉落的绿叶卷向天际,顾安年只听到呼呼的风声,还有衣袍猎猎作响的声音,模糊的视野中,陆方伯蠕动着双唇说了什么,然后笑着踏出了最后一步。

    “不要——!”空荡的悬崖边上,凄厉的叫喊乘着风飘向远方。RS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