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百一十六、施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逸亲王府正院墨轩阁内,气氛十分凝重。

    从伉木崖匆忙赶回来,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红漆的厚木房门自关闭后,就再也未曾打开,里面没有传出半点声响,安静得让人心慌意乱。

    房门外,一群人或坐或站,皆目不转睛地盯着紧闭的房门,神情焦虑不安,唯有宋祁,自始至终面无表情,半倚在门框边上,微垂着眼,幽深漆黑的眸子透不进半点光亮。

    梦萝紧攥着已经汗湿的双手,紧挨在哥哥身边,一会望向紧闭的房门,一会望向倚在门框上面无表情的主子,急得泪水直掉。

    福禄迈着焦急的步子跑进来,紧皱着眉头禀报:“王爷,永济候世子与洛尚书公子,少夫人来了。”

    一个多月前,顾安锦已经与洛靖远成婚,如今是尚书府的少夫人。

    宋祁没有出声,甚至连眼皮都未曾抬一下,宛如一尊石像。

    赫连清深深望了他一眼,在心底低低叹了一声,代为问道:“他们过来作何?若是无事,就劳烦公公将人请回去吧。”

    “拦不住,已经快过来了,仿似是知晓娘娘出了事。”福禄眼中闪过忧愁。

    说话间,顾怀卿与洛靖远夫妻已经闯了进来。

    顾安锦满面焦急,进来的第一句话便是急声问:“年妹妹怎么样了?!”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所有人不过看了他们三人一眼,便又将视线移回到了房门上。

    顾怀卿皱了皱眉,却并非是因遭了冷遇心生不满,而是因为担忧。

    洛靖远轻拥住顾安锦颤抖的双肩,低声安慰:“逸亲王妃福大命大,一定会平安无事的,锦儿,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可能冷静!”顾安锦低吼一声,颤抖的声音带了哭音,她无力地埋进洛靖远的胸膛,压抑着抽泣,戚声哽咽道:“上天为何要对年妹妹如此不公,为什么……若是可以,我宁愿这一切由我来代她承受……”

    洛靖远心底一片酸涩,想起顾安年以往默默承受的一切,也不禁红了眼眶。

    “吱呀——”一声响,房门终于打开,宋祁瞬间便站直了身子。

    沈千苍白着脸,满脸疲惫地走出来,所有人立即围了上去,焦急地询问:“王妃娘娘/年妹妹她怎么样了?!”

    宋祁沉默地站在原地,紧握着双拳,等着沈千的回答。

    沈千紧抿着嘴角,视线越过众人,落在一动未动的宋祁身上,哑声道:“安年已经无碍,只是……孩子未能保住……”

    话音落下的瞬间,时间有刹那的停滞,宋祁的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然后叫喊声,哭声,质问声,种种杂乱的声音充斥在耳边,他只觉心口一阵气血翻涌,随即喉头紧缩,待回过神来时,一口鲜血已经喷了出来。

    “王爷!”福禄急红了眼,连忙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老泪纵横。

    宋祁摆手,避开福禄的手,擦掉嘴角边的血迹,一双漆黑的眸子涣散地望向沈千,“我现在能进去看看她吗?”

    “嗯。”沈千凝重地点了点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