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百一十七、最后的最后(完结)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陆方伯道别的人,两个同样憔悴的男人,面对面时,说出的唯有“保重”二字。只是当陆方伯转身之时,宋祁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吐出四个字,那一瞬间,陆方伯红了眼眶,微微颔首道:“这就够了,足够了。”

    说罢,转身跨上马背,对来送行的众人抱拳道:“珍重。”

    随即调转马头,领着近卫军,朝着城门外进发。

    见状,顾安绣向着顾怀卿与顾安锦夫妻福了福身,上了一旁等候的马车,车夫一甩马鞭,驾驶着马车,跟在军队后面出了城。

    浩浩荡荡的军队出了南城门,伴随着车轮滚滚,向着西北方向一路前行,陆方伯回头遥望这座繁华的都城,远处的天空蔚蓝,他的心底一片空荡。

    这一生,或许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

    城墙之上,娇小的背影伫立良久,直到故人远去,才转身离开。

    三日后,一辆简朴的马车驶出京城,停在了岔道上,年近而立的车夫眉眼含笑,问:“小姐,咱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脸上带着浅红疤痕,梳着妇人头的女子掀起车帘,淡淡笑道:“十二叔,小姐道往南。”

    “好咧!”车夫咧嘴一笑,一甩马鞭,车轮骨碌碌转动,伴随着车内间或传出的婴孩咿呀声,向着南方奔驰而去。

    陆方伯走后的第三个月,太子妃传出有喜,然而喜事传出不到一个月,太子妃在花园散步时,被不知从何处跑出来的太子侧妃推到在地,当场小产,太子大怒,将太子侧妃重打三十大板,扔入了囚室,不再允许踏出半步。

    宋祁听到这个消息时,手中正拿着暗卫送来的密信——永济候世子夜潜太子府,将宁秋霜从柴房中放出。

    这件事,正好发生在太子妃流产前一天的晚上。

    可想而知,为何宁秋霜能从重兵把守的柴房逃出,突然出现在花园中。

    宋祁觉得好笑,心底却十分痛快。

    他,也是时候该走了。

    早朝时,宋祁卸下官职,请旨前往封地,永成帝没有再多言,只让他指派好接任的官员,便宣布退朝了。宋祁望着兄长微微佝偻的背影,才发现高大的兄长,原来已经不再年轻了。

    去向皇后道别的时候,皇后没有挽留,只低低叹道:“去吧,离开这里,就再没有人能再累你,害你,伤你……早就该让你离开了,强留着你,也不过是徒惹更多伤怀罢了。”说着,却不停落下泪水来。

    宋祁给皇后磕了三个头,留下一句“保重”,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任皇后在身后哭哑了嗓子。

    卸下了一身职责,宋祁带着那一道册封摄政王的圣旨,带着大匡所有的兵权,带着福禄和梦萝兄妹,离开了京城,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悠闲的心态,踏上了前往江南的道路。

    在那里,他的爱人,他的孩子,正等着他团圆。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白居易RS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