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吾家包子初养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永安四年,夏,江南。

    烈日炎炎,六月盛夏的午后,连枝头的知了也怏怏的,有一声无一声地叫着,伴着垂落在堤岸轻晃的青柳,尽显慵懒。

    湘阁居内十分安静,正房的楠木花鸟浮雕八开大门敞开着,穿堂风从前面的湖面吹过来,清清爽爽,轻拂起薄纱的帘帐,吹散一室的闷热。

    一身青衣的女子轻手轻脚从里间出来,只见她体态窈窕,气质温婉,很是有几分风流气韵,只是脸上几道淡红的疤痕,破坏了她的风华,让人不禁暗叹惋惜。

    女子刚绕过汉白玉四喜团扇屏风,便见一道矮小的影子从门前跑过,瞬间便消失在了门口,过得一会,一只胖嘟嘟白嫩嫩的小手扒在了门框上,紧跟着圆滚滚的脑袋悄悄探了出来,只露出一双黑珍珠般的澄澈眸子滴溜溜转着,瞧着十分机灵。

    女子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快走两步出了门外,将门虚掩上,压低声音对那藏在门后的人道:“小少爷,夫人刚睡着,您有何事就与奴婢说罢。”

    门后的,是一个年约四五岁的男孩,长得明眸皓齿,眉清目秀,粉雕玉琢般,精致可爱。

    男孩并未梳孩童常梳的垂挂髻,而是似模似样地束着发,还花俏地用红线绞着编了两个小辫子,垂在耳后,很有些花花大少的韵味,而身上则穿着一套英气的宝蓝色流云劲装,脚上蹬着银白色的蚕丝小靴子,腰间还别着把镶了宝石的小弯刀,原本是颇具气势的打扮,只是配上那软软白白的小下巴,如何看如何软糯讨喜。

    闻言,男孩皱了皱小眉毛。白皙粉嫩的小脸气呼呼地鼓起来,撇了撇嘴,随着他瞥嘴的动作。脸颊上露出两个小巧的梨涡,更显可爱。

    两只胖爪爪往腰上一插。男孩愤愤,却压低了声音道:“她儿子都被人欺负了,她还要睡觉,太不负责任了!”

    青衣女子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依旧温言劝道:“小少爷,你还是去寻大小姐玩儿吧,扰了夫人午睡。爷会生气的。”

    男孩嘴撅得更高,嘟囔道:“我才不要去找她玩,大姐只知道学功夫,然后揍我。早上揍我,中午揍我,晚上还揍我!”

    青衣女子险些忍不住笑出声来,心道若不是你调皮,大小姐那般好的性子。又怎会随意动手揍人?

    说罢,男孩又小大人似地摇头叹了口气,道:“我真担心以后她嫁不出去。”

    未免男孩继续胡思乱想下去,青衣女子打断他的担忧,柔声道:“小少爷。那奴婢带你去后花园玩吧,那里的花都开了呢。”

    总之就是要把这混世小魔王给带离这里,不然夫人的午睡又要泡汤了。

    男孩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往虚掩的门里瞧了一眼,颇纠结地低声问:“我娘真的睡了?”

    “睡了。”青衣女子微微颔首。

    “那好吧。”男孩怏怏地点头,最后不舍地望了眼房门,拉着青衣女子的手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去后花园的路上,男孩眼珠子骨碌碌一转,不知又想起了什么,仰着小脑袋问身边的青衣女子道:“青姨,我听说我爹以前娶过一个侯府小姐做妻子,是不是真的啊?”

    青衣女子,亦就是青莲漫不经心地颔首道:“是真的。”

    那小姐就是你娘来着,这句话青莲没有说出口。

    “哦。”男孩了然地点点头,又问:“我还听说我爹很喜欢很喜欢那个侯府小姐,这也是真的吗?”

    青莲依旧颔首,“是。”

    爷对夫人那可是情深似海,情比金坚,想当年,可是京城的一大佳话。

    青莲不禁陷入美好的回忆中。

    不对,小少爷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青莲顿了顿,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躬身问身边的小魔王道:“小少爷问这些做何?”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