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包子进京记(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是又好气又好笑,直接对着父子两翻了个白眼,道:“你就继续宠吧,迟早被你宠坏,今晚他半夜起来折腾,我可不管。”

    回身对宋溪招了招手,母女俩牵着手离开,把父子两人抛在了身后。

    宋祁心虚地摸了摸鼻子,额头撞了撞肥包子的脑门,低声叱道:“你呀,不听话!”却也不想想,是谁惯出了这么个不听话的包子来。

    都说慈母严父,这句话在宋祁和顾安年身上,却是完全反过来的。

    宋澈被压着迷迷糊糊吃了一顿饭,又被抱着洗了澡,终于能安安稳稳地睡觉了,小包子舒服地打了个呼噜,一翻身趴着就睡熟了。

    被赶过来照顾儿子的宋祁就怨念了,简直想把肥包子吊起来打一顿屁股。

    一夜好眠。

    小包子兴许是太累了,竟然一觉睡到了大天亮,起床后便欢欢喜喜拉了姐姐要在王府里探险,完全忘记了昨天自己说过的话。

    小孩子心性就是如此,来事快,忘事也快。

    正午时分,太后召见的懿旨到了府上,宋祁领着王府众人接了旨,传旨的公公说太上皇和太后娘娘十分想念小郡主和小世子,一大早就吩咐人开始准备各种吃食玩具,就等着王爷带着王妃和郡主世子进宫了。

    宋祁知晓传旨公公这是暗示两人早些进宫去,他笑着应了,给了传旨公公打赏,立即吩咐了福禄下去打点。

    福禄的年纪大了,但做事依旧麻利,青莲在他身边这么些年,也学到了很多,现在两个人打理起事情来,基本上都不用宋祁和顾安年操心,两人算是完全的甩手掌柜。

    一个时辰后,一家人便带着一马车的礼物,坐上了进宫的车辇。

    已经做了十天马车的宋澈已经不喜欢坐马车了,他绷着小脸嘀嘀咕咕抱怨了一路:“我都不想坐马车了,进宫不能坐轿子么?其实走路也可以,我还会轻功的,咻的一下就到了……”

    “闭嘴。”正在心里背诵早上看的秘籍的宋溪直接不咸不淡给了他两个字,小包子只好幽幽怨怨地闭嘴了,最后还不忘加了一句:“整天就知道背武功秘籍,我真担心你嫁不出……”最后一个字,在宋溪瞪视的目光下消了音。

    在宋澈快要耐不住发脾气前,马车终于晃悠悠进了宫门,在通往后宫的门前停了下来。

    宋祁先下了马车,伸手将顾安年接下来,两个小的早就从另一边跳了下来,宋澈还夸张地拍着心口道:“总算到了,我还以为我会憋死在马车里,这简直就是个架在车轮上的木箱子!”

    后面马车下来的福禄听到这话,忙啐了一声,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又嗔道:“小世子,那个字儿可不能乱说,不吉利!”

    人老了,就特别在意生死这方面的事情。

    宋澈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嘴里乖乖应了:“福禄爷爷,我知道了。”

    顾安年与宋祁相视一笑,这皮小子对老人家道是尊敬得很。

    来接人的公公公也到了,热情地迎上来,向着众人行了礼,便引着一行人往里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