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第九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帕子有些笨拙的为芸香擦泪,边擦边说:“娘,舅舅若知道你大过年的哭,肯定也不安生……”

    芸香从颜舜华手中抽走帕子,自己擦了擦泪,又看了看颜舜华,声音有些伤感:“你舅舅……他还没成亲呢……你得好好活着,方不负了你舅舅……”

    颜舜华听着这话有些蹊跷,不由看了芸香一眼。

    芸香目光有些躲闪:“你还小,大了就什么都知道了……”

    颜舜华抬眼看了芸香一会儿,倒没有再问什么,只是笑笑。

    芸香却是长舒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

    到了快子时时,颜林氏与颜如玉,杨悠兰果然一起回来了。杨悠兰手里捧着一把鲜花,见了颜舜华,冲她低语:“李婶人很好,抓了好多糖果给我吃,她家的几个姐妹也是好的,还让我带些给你。我想着咱家也有,你素来又不爱吃糖果,便推了。”

    颜舜华却看着杨悠兰手里的花,闻了闻,笑着道:“好香,李婶给你的?”

    杨悠兰神情不是很开怀,说道:“不是李婶给的,是青山。指了名让我带来给你的,说是让你插屋里好看。”

    颜舜华欢喜着接了过去,道一声:“青山阿姐待我真好!”一抬头,却瞧见杨悠兰有些不开心,忙补充道,“兰姐姐待我也好!前几日还给我绣了个荷包,好看。”

    杨悠兰替颜舜华理了理头发,见那厢颜林氏正与芸香说话亲亲热热,也笑了:“外祖母赢了钱,心情很是好。”

    颜舜华顺着杨悠兰的目光瞥去,却见颜如玉神情有些不悦。

    杨悠兰则压低声音说道:“今个儿……有人向外祖母提亲了……”

    颜舜华不知这提亲提的是杨悠兰还是颜如玉,并不问话,只是抬眼看杨悠兰。

    只听杨悠兰接着道:“听说是栖霞村的……死了丈夫的,今年三十二,比母亲大上几岁,外祖母很有兴趣,母亲却当即沉了脸……”杨悠兰说了一半,忽然意识到颜舜华的年纪实在太小,说了这些,她也未必懂。还有,她一个未出阁的闺女说这个也不合适。

    只是平时颜舜华表现的稳重大方,有时老让杨悠兰有种错觉,好似颜舜华是她姐姐,而她则是妹妹。

    死了丈夫的,三十多岁,比大姑姑大上几岁……这些信息下来,听着倒不像是跟杨悠兰提亲的,应该是姑母颜如玉……

    颜舜华瞥了一眼颜林氏那边,恰好颜林氏也正在向颜舜华招手。

    颜舜华便捧着那束鲜花与杨悠兰一起走向颜林氏那边,临近时,隐隐约约听见祖母颜林氏在训斥大姑姑:“你早晚是要嫁人的!”

    颜舜华这下心里有了底,果然是有人在为大姑姑颜如玉做媒。

    只是,大姑姑颜如玉她乐意吗?颜舜华冷眼旁观,觉得大姑姑颜如玉对那个远在平城对妻子儿女不闻不问的杨四平似乎还有些余情未了……

    这在颜舜华看来,简直就是属于……多余乃至犯……犯贱了……

    有时,颜舜华倒也挺理解颜如玉。

    大姑姑颜如玉,她是爱过的吧?不然,也不会在绮年玉貌时,不顾家人反对,不顾前途渺茫,执意要嫁给一贫如洗的杨四平。

    只是,到底……杨四平辜负了大姑姑……

    大姑姑颜如玉究竟是爱错了人……可毕竟她用心爱过那个男人,虽然那个男人狠狠的伤害了她,可真用心爱过的人,只怕一时半会也无法完全忘却吧……

    燕过尚且会留痕……

    何况是同床共枕的人呢?

    颜林氏见了颜舜华很是高兴,神神秘秘的冲颜舜华道:“等下,我给你发压岁钱,还有礼物。”又问颜舜华手里的花是谁送的。

    颜舜华依偎在颜林氏怀里,一一回了。

    颜林氏便道:“说起来,青山那丫头倒也是好的……只是……”颜林氏说到一半,转身去寻颜世卿。

    颜舜华也跟着看过去。

    远远的,颜世卿与颜致远一道打外头回来,却没有见杨慧森。

    颜林氏看出了她的疑惑,伸手举了举上头。

    颜舜华一瞧,可不,坐在颜世卿肩膀上的那个小不点,可不就是杨慧森。

    等走了近处,颜世卿方将杨慧森放下来,又摸了摸杨慧森的脑袋:“赶紧去喝热茶去!”说完,又沉著脸冲颜致远道,“你还杵在这里干嘛,去给你表弟倒茶去啊!小心,烫着他!”

    颜致远摸了摸后脑勺,冲颜舜华不好意思的笑笑,离去了。B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