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三十三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时值八月末,已过了盛夏。秋老虎也着实厉害,高温一直持续到傍晚才渐渐散去。

    颜舜华吃过晚饭洗漱后因为无事可做便早早的歪在了床上,屋里点了油灯,颜舜华拿了一本医书背后垫了了大引枕在看。

    今日凤鸣村里的王大善人举家回到了村中,带回来了一个可谓八卦的消息。据王大善人所说,平城郡守家的三公子如今成了满城奚落的对象,城内百姓摄于平城郡守的颜面不敢当面议论,背后里的嘀咕却是尘嚣甚上,只因郡守家的三公子得了怪病。这怪病究竟是什么,王大善人倒也没把握。他只说城内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三公子忽然一夜变了声,声音听着娇柔甜糯,比那平城里的名角苏小全的声音都魅;还有人说三公子看人的时候眼含春水,唇娇若花,比那平城里千金才能一见的清倌人马香兰更具销魂之态;还有人说三公子其实是雌雄同体,幼年时一直是男儿,如今年纪大了,倒越发出落成美人模样了……

    三公子之父,平城郡守,倘若没有记错的话,倒是颜舜华的旧识程知正。程知正出身西南蜀州世家程家,程家乃清贵之流,家中世代书香,在蜀州拥有名望。程家先祖在西南地动时,曾动用家族力量,又大量散财散帛救治灾民,在西南素来受到敬重。又因世代盘踞在西南,隐隐有西南马首之势。

    程知正乃西南程家现任族长程严允的嫡次子,自幼饱读诗书,乃洪武十三年的榜眼,也是西南程家首位问鼎官道之人,可以说,程知正的举第背后是西南程家从清贵到权贵的试探。

    今日王大善人虽然形容起程三公子的病情有些颠三倒四,倒也侧重于一点。那就是程三公子必然出现了女性化特征,只不知具体。

    杨悠兰听说后。倒是愁了一天,私下里又是找颜林氏又是找颜舜华,询问她们两人可有能治程三公子病的方法不?

    颜林氏便拿眼看颜舜华,见颜舜华低着头不说话,就也没表态。

    治还是不治?

    颜舜华有些犹豫不决。

    论德,她身为医士,救死扶伤乃医生的天职,让一个医生明明手里有着良药却对病人的苦痛置之不理。那等同于见死不救。应该是要治……

    可论私。重生一世,颜舜华不想再与程知正打交道。上一世,程知正治理平城有功,使得平城百姓富庶,民风淳然,她曾召见了程知节,并对他大力扶持,节节提升。在程知正被人弹劾心灰意冷时,她还曾私下命内侍传话与程知正。告诉他,她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又安慰他认真做事的人总会或多或少的出些差错,只有不做事的人才会什么差错没有……记得,那传话的内侍回来后向她禀告,说程知正颇为感激涕零,并说效忠之语……

    可是,在后来,慕容凌风带兵攻入宫城时。她命人拿了令牌去寻程知正。然而,直到她被灌下毒酒,却也没见到程知正……

    后来,她成了杨太真,宇文容镜派人寻到她,她慢慢回复了记忆,开始有心听取慕容重嘉的话语。得知程知正依然活着,而且活得很好,活得高官厚禄,整个西南程家也成功从清贵转为权贵……

    颜舜华想到程知正就有些心寒,屋内油灯的火苗跳动愈来愈厉害,却是外头起了风。颜舜华起身关了窗子,在治与不治的纠结中,在窗外的秋风中渐渐入了睡眠……

    这一觉。她睡得很熟,这一觉。发生了许多……

    近子时时,黑云遮在夜色里引着一头戴帷帽的少年郎君至颜舜华房前。白云冲三下两下开了门,并不敢走近,神态恭敬的冲少年郎君低声道:“整个颜家已用了绮罗香,一时半会她醒不来,少主尽快。”

    那少年郎君冲黑云遮与白云冲点点头。

    黑云遮两人脚步一点,便隐迅速隐于黑暗中。

    少年郎君在门口犹豫了下,方举足轻声入了颜舜华的屋,脚步却仍旧有些迟疑。

    至床边,少年郎君张手欲撩开鹅黄色的纱帐,手伸到半空中却停驻,神态也颇有些近乡情怯的踌躇。

    终于,那纱帐被撩开了……

    少年郎君脱下帷帽,微不可及的轻舒了一口气,三年了,整整三年了……

    那个雨夜,她对他下了毒,两人一起毒发身亡,临死的时候,他有好多话未曾说出口,却也再也没有机会说……

    不知上天为何会垂青他,竟然让他重生在十二岁。

    在摸清状况的那晚,他就下了决心,这一生一定要名正言顺的拥有她!

    外头的风呼呼的吹着,有落叶在秋风中飞舞。

    屋里头,慕容重嘉蹲在颜舜华的床前,目光眷恋的望着床上的人儿。还那么小,那么让他心疼……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