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百一十五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以为的乡巴佬的颜林氏普及了一下知识,嗯,说话也变得矜持起来:“这个说来我倒也不大懂,不过我孙子也是进过学的,先生平常还夸他来着,从他那里我倒是听到过,说是咱们圣上那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啊,并不像以往那么注重出身……当然总还是得有真本事的,听说那京城的林老爷原先就是个江湖郎中,读的书也多,反正中了举,又给太后看好了病,这封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颜林氏倒没有再露出恍惚的神情,好似不喜欢这个话题一样,转移到了颜舜华想听的话题里。

    “那程三公子到底得了什么病?”

    “长了两个丰满的nai子……”那婆子说话,忽然意识到颜舜华还在,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颜林氏道:“不妨事,学医的,哪有那么多忌讳?我听不大明白,可否说详细些……”

    婆子道:“说是起初有些气不顺,后来倒是长了那样东西。偏郡守急坏了,郡守夫人乱出主意,也不知道避讳下。倒是请了城里的医士来轮番看,病没看好不说。反倒弄的满城飞,现在外头说什么的都有……胡乱猜测的厉害,话又传到了三公子耳朵里。三公子是个心气高的,怎么受得了,听说都寻过短见……”

    颜林氏回头看了颜舜华一眼,见颜舜华拿手摸了下头发,心下大安。这是先前讲好的暗语,意思就是应该有谱。

    外头日头有些耀眼的时候。颜舜华与颜林氏跟着那婆子坐上了轿子到了程府。

    程府的宅子是三进的,也是朱门琦窗,假山花园。院子里花园边一溜种着茉莉,已经开了白白的小花了,经风一送。入鼻子是满鼻的清香。

    接待的下人是个中年男人,看打扮与说话倒像个体面的下人,指不定是个管事。接待的人和那婆子好似很熟悉,说了几句话,问了几个问题,那婆子便另有媳妇子引着出了府。

    因了先前接待的人同那婆子的对话有多半是围绕着颜舜华与颜林氏的,因此那接待的中年人倒是也不多问颜林氏与颜舜华。

    那中年人向着她俩行了礼,颜舜华随着颜林氏也还了礼。之后,颜舜华方听那中年人说:“两位随我先到前厅见夫人。”

    颜林氏点点头,一手牵着颜舜华。一手提着药箱跟着那中年人向前走去。

    到了前厅,有丫鬟为他们打了帘子。

    有一打扮的甚为华贵的妇人坐在椅子上,长相颇为秀美,说话的声音也柔柔的。

    颜舜华听见做丫鬟打扮的下人称呼那妇人为“夫人”。她心下知道这该是程知正的妻子,只是没有想到程知正的妻子是如此年轻。不知是不是保养好的缘故,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这个时候的程知正怕是早已年过而立了吧?

    程夫人微笑着问了颜林氏几个问题,很是平易近人。

    颜林氏低眉顺眼的都回答了。

    待程夫人问道:“可有几层把握?”颜林氏答:“总得仔细看过病症,才好断言。”

    程夫人不置可否的笑笑,又叮嘱了颜林氏与颜舜华几句,便挥挥手让人领着她们去程三公子处。

    颜舜华心里存了疑惑。这位程夫人说话虽然和气。可并没有该有的着急,像是并不怎样将程三公子的病放在心上似得。不仅如此,叮嘱的话里也没有叮嘱他们万不可出去乱传……

    只不知那程三公子是个庶出还是这程夫人是个续弦?

    程三公子住在第三进的院子里,院子中间起了围墙,另起了小门。颜舜华看着那像是新起没多久的院墙。再看隔开的另一端院落显得大些。

    她心中寻思只怕是程三公子因得了这样的病,才新起的这围墙吧?是怕受到奚落还是?

    那丫鬟叩了门,停了一会儿,才有人开门,里头开门的是个小厮模样的人。

    颜舜华注意到那小厮身上颇为狼狈,有粥水从身上的衣服上往下滴落。

    那丫鬟好似见怪不怪,也不多问,便向那小厮介绍了颜林氏与颜舜华。之后,那丫鬟借口说夫人那里还有事派我做就脚底抹油走了。

    那小厮忿忿不平的看了一眼那溜走的丫鬟的背影。

    这时屋里传来一声如同鬼哭狼嚎般的哭声,听着很是尖利,倒是个女声。

    颜林氏忍不住皱了皱眉。

    颜舜华紧了紧握住颜林氏手的力量。

    这时,只听得里头传来哭哭啼啼的声音:“我知道三少爷心里不爽快,要是玉红能代三少爷受了这罪,就是老天爷要我明日死,我定不愿活到后日……如此,三少爷好了,也不教外头人那起子浮浪之人说闲话……”B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