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八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无论什么时辰有了什么事都可以让家中小厮带着程三公子的信物来寻。

    程三公子有些失望,但得了颜舜华的承诺心里思量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对于医术出众的大夫是需要尊重的。

    颜舜华觉得交代的差不多了,就与颜林氏一道带着诊金离开。

    刚出了房门,听得里头有人在说:“三公子,可否和正房那边知会?”

    颜舜华听到一个男声回答:“不用。好好约束我们房内的人,对正房那头的人就说,又来个骗诊金的庸医,说的和以往的医生一样,哎,不过是且报个希望吧!”

    颜舜华微微一笑:看来,这个程三公子很是提防程夫人啊!

    因了怕程府正房的人有所怀疑,程三公子并未对颜舜华与颜林氏两人另派马车,小厮只是依例将二人送到府门处。’

    两人寻了马车,待坐在马车上时,颜舜华注意到颜林氏神色有些恍惚,不由关切的出口询问。

    颜林氏犹豫了下,叹息了一声:“以往我爹曾经也医术精明到让人激动的份上,只可惜我那时只顾风华雪月……”

    颜舜华听了也是一愣,原来自己姓的是祖母的姓,那么林姓是谁的呢?祖母的丈夫?那个能称为祖父的人么?

    她想知道,试探的看了颜林氏,或者说林颜氏,见她神色已经恢复了自然,便知她不想多说。

    想问的话语在心里绕了一圈,还是没有吐出口。

    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装着秘密的匣子,珍藏着,自己偶尔想想,或者悲伤或者开心或者遗憾,却不会轻易将这小匣子示人。

    颜舜华心里也有个小匣子,匣子里的人,不知他可好?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那天的梦好真实,真实的根本不像梦。

    梦里,慕容重嘉真的来过,他来过又不像是梦。

    颜舜华想想自己都觉得可笑之极,已经是上世的事了,这世就算慕容重嘉再爱人,那爱的也是慕容千骄,而不是她颜舜华。

    世事一场大梦,待醒悟,已流年隔世。

    不知暮容重嘉闭眼前那未曾说出口的话是什么?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转眼已是一个月过去,当一脸春风得意的程三公子将“妙手回春”的牌匾亲自送往颜家新开的药堂前时。

    药堂外拥挤了不少人,拥挤之中站着一位打扮俏丽的红装女子,那红装女子看着程三公子一脸懊恼。

    此女子正是程三公子退婚前的未婚妻。

    早知他能好,当初说什么也得忍一忍。

    红衣女子旁边站的是一位中年男子,那男子凝目望了望那牌匾,忽然喃喃自语:“颜回堂?”

    师傅的传人还有其他吗?

    待看清人群走来的一位中年妇人后,那中年男子忽然难以抑制的激动了起来。

    二十年来终于又一见,颜婉儿,你恨我如斯,当日带着儿女继离去,万水千山寻不来。想不到二十年后,上天感念,终能在人群里让我见上一面。

    那中年男子忽的泪满双眶,心底默默喊了一声:“婉儿!”

    颜回堂内,一身素衣的颜林氏好似有了感应,在忙碌中忽然抬头望向人群。

    人群里,有一老者正转身走去。

    印在梦里的身影,时光也磨不去痕迹。刻在心里的恨意,岁月也冲洗不掉!

    颜林氏想喊一声:“林远峰,当年你告我父为摄政王一家诊病,害我父兄一家螳螂入狱,你心中可还再起过良知与悔恨!那是你的恩师,那是你的岳丈,你竟如此狠心!林远峰,为什么上天还没有收了你?”

    颜林氏只觉得嗓子眼顿时冒起了火,火烧火燎的,她想喊出来,大声喊出来:“林远峰,你可知我颜婉儿曾有多爱你,又有多恨你?”

    可是,人群里忽然有一红衣女子,对着那中年男人大喊了一声:“祖父!”

    颜林氏眼前顿觉一片空白,良久在颜舜华的摇下才恢复神明。

    二十年别后,你早又有家,我却冠你之姓为我姓!

    颜林氏苦涩的笑笑。

    远处,有马蹄声驰骋而来,马上骁勇的大将大声讲着话:“慕容少将军,正与契丹大战,为防止有细作乘机窜入我平城,城中将严查!”

    颜舜华原本拿在手里的药“砰”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大齐与大周的大战竟比前世提前了,这个世界好似与记忆中的轨道起了偏差。(未完待续。。)

    ps:还有一章就要结尾了~~~T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