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相见 (完结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至此,正文完,后续可能会有番外。谢谢一路陪着看过来的姐妹。小眉开了新书,不敢多求,有兴趣的可以一看,新书为《锦上春》

    大齐洪武二十四年,慕容世家嫡长公子慕容重嘉因征战辽、回鹘、女真有功,以十九岁受封定国公,成为大齐历史上最为年青的公侯。

    男羡功名,女慕英雄。慕容重嘉征战前家中曾为其定有婚约,本该成亲的年龄,却因边疆屡屡受扰,慕容重嘉率军出征。

    一战胜后,慕容重嘉威望甚重,引齐武帝忌,其未婚妻家惧为慕容世家所牵连,主动托人辞了婚约,改与皇族结亲。

    此事因慕容重嘉的盛名,其未婚妻家所为为天下所不齿。边疆因慕容重嘉的战功,肃清了多年来的危害,其功在社稷。

    齐武帝决定率文武百官登泰山以封君,以宣普天之庆事,留太子宇文容城留守京都。然,不及五日,太子宇文容城爆出丑事。宇文容城性野,假扮平民带宫侍出宫旅游,遇一绝色,心痒难耐。待宇文容城回宫后,命宫中侍卫将白天所见之绝色秘密带回东宫中,帝无论白天黑夜皆宣yin,五日后,其连受雨露之恩的绝色女子难以承受帝王之狂浪,竟是染上恶疾。

    太子宇文容城大为慌张,不顾太子妃劝阻,召集太医院所有太医轮番为绝色女子诊治。太医院院守石太医一番诊治后,神情惶恐不能言。

    几番战战兢兢后,石太医言绝色女子之症为花柳病。

    太子妃当场晕厥,太子脸几番变色。当场,提起石太医之衣领,怒问:“本太子和她初**时。分明是处子之身……”

    石太医惶恐不敢答。

    太子妃在太医的诊治下慢慢苏醒过来,听了内侍的话,冲太子耳语:“臣妾听闻民间风尘女子常以鸡血代替处子之血以假乱真,只怕这女子大有问题……”

    太子怒而命人将绝色女子关入地牢,亲自持火鞭拷问绝色女子。不想,那女子牙关甚紧。每受一鞭哈哈大笑。

    太子既怒且惧,声嘶力竭,质问那女子:“你缘何要害本太子?想本太子对你一见倾心,你为何心思如此歹毒!说,你受谁之托来害本太子?”

    那女子抬起血肉模糊可怖的一张脸,忽的嘴角上扬:“你们宇文家不过一届草莽,若非当初穆太子提携,如何有这繁花似锦的富贵!可恨你们宇文家人心不足蛇吞象,生生绝了穆家的种!人在做。天在看,如今你们宇文家也到了绝种的时候了!”

    穆家是宇文皇族禁忌提起的词,太子惶恐的看周围,周围内侍早已将头低的不能再低。太子忽狰狞而笑,持刀剑逼问那女子。

    那女子忽仰头大笑后留下一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竟再也无了气息。

    等内侍在宇文容城的命令下,大着胆子前去瞧时,发现那女子已咬舌自尽。

    花柳病乃为不治之症。死相极为难堪。宇文容城惶恐病倒,太子妃与宫中宫人成日垂泪。宇文容城传密信与齐武帝。齐武帝思索良久,终究事关皇家体面,并未将此事宣告天下以求医,而是将宇文容城以暂代国事劳累染疾为由,囚太子与太子妃于别院,严格排查出入。

    太子东宫在不久后忽然一场大火燃起。火光照亮绚烂了整个天空,好似一场盛大的烟火。京城百姓时隔多年提起仍旧心有余悸。有百姓言那大火后,每到夜里,太子东宫那里久久荡着哭声。

    百姓口耳相传,里有冤魂。

    齐武帝因太子之事迅速老了下去。立燕王宇文容镜为太子,由太子管理国事,齐武帝迷上黄老之术。

    有青城道士献采阴补阳之术,齐武帝全国选妙龄女子入宫,行道士之采阴补阳之术。每至深夜,由太监抬出已死宫女入乱坟岗随意埋葬。

    太子宇文容镜力谏齐武帝此术若行,天下将亡。齐武帝之宠臣江临指诬陷太子宇文容镜有谋逆之心。

    齐武帝渐渐对宇文容镜起疑心,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