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句话,让赵光显也是看向了卫音,如今已经是嫁为人妇的卫音,也是有了万颖儿当年的风韵。想想自己之前受了卫音的生父顾逸清的恩惠,这赵光显对卫音也是格外的好,这看到卫音,也是格外的有些激动。

    “赵将军好!”

    卫音算是给赵光显行了礼,这赵光显之前在卫秦那件事情上也算是对自己有恩,这一次见到也算是缘分所致。卫音的彬彬有礼,倒是让赵光显有些不好意思。

    “就别再叫我将军了,这五年前我就请辞回家种田,这一次也是带阿莲娜还有我这一双儿女出来走走,见见世面罢了。

    这不到了皇城,想到这还有呢们几个,我也就顺道来看看。”

    赵光显说到了一双儿女的时候,卫音和苏留轩也是看了看,这两个粉凋玉镯的小孩子也是十分的逗人喜爱:“这两个倒是长得可爱,不知道这顾轩还有苏慈看到会不会很兴奋看到有新朋友。”

    卫音这说着,倒是没有注意的看到已经走过来的顾锦喆。

    阿莲娜看到顾锦喆,心里还是有些不悦:“我妹妹过的可还好?”

    记得阿依那上一次写信也已经是半年前,这之间倒是两个人都是有不少的往来信件,可是这半年前,阿依那突然就那么断了联系,现在看到了顾锦喆,想来这阿依那自己的那个妹妹已经和顾锦喆结为了夫妻。

    阿莲娜这么问自己,顾锦喆还是有些不明所以,这阿依那在半年前就已经离开了家,现在自己也是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怎么会现在想起来来问自己这阿依那过的怎么样。

    “我,我不知道……”顾锦喆只能用着四个字来代替现在的苍白无力。

    这阿莲娜的突然来访,还有这突然问及的事情,实在是没有办法一次性说清。

    这样的回答让阿莲娜有些不高兴了,这自己的妹妹在她的府上,可是现在确实说不知道,阿莲娜还真的是想呵呵她一脸:“什么叫做你不知道?这么大一个人过的好不好你不知道?”

    “不是,我,是阿依那她半年前就离开了。”

    离开了,难怪就那么突然的断了联系了,想想着之前自己和阿依那两个人的信件之中,阿依那渐渐消沉的意志自己不是没有察觉到,可是居然就这么不见了。

    “为什么,为什么让她离开,你知不知道,她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了,你居然让她离开?”

    阿莲娜突然的发脾气,让赵光显也是无措,自己是很少惹她生气的。

    “你明知道她……”

    这说道了一半,阿莲娜也就是没有说下去。

    当初这田兆王杰的毒解开了以后,赵光显就去请辞,而她和阿依那的矛盾也是解开:“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还记得自己当日要走的时候,自己是希望阿依那跟着自己,可是她拒绝了:“我还要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事情一办完,我就立刻去找你们!”

    阿依那这样说,自己也是不好有什么阻止的。

    之后再和她的通信里面知道,这阿依那最后去了顾安候府,而那个时候顾锦喆也差不多是病入膏肓。

    那日,卫欢难产而死之后,顾锦喆一个人摇晃不定的走出了那个曾经住着卫欢的屋子,二遍还是记得卫欢说的话:“用我的一生来换他的一辈子荣华富贵,值了……”

    这样的话,顾锦喆实在是不知道到底是谁给她说了的,只知道自己这迷迷糊糊的走到了凉亭,小坐了片刻,接着就是什么都不知道,昏迷不醒。这在昏迷的日子里,和卫欢之间的点点滴滴,顾锦喆也是从头到尾在此回忆了一遍,这一次在梦里,自己没有再冷落她,没有再排斥着她的存在。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这一日阿依那也是到了顾安候府,这偌大的皇城,阿依那也确实是找不到什么落脚的地方,卫音已经是嫁入了苏府,自己怎么说也是不好再跟着去苏府,而卫府自己也是没有留下来的理由,想来想去,这个顾安候府上怎么说也是还留有自己住的位置。

    这想着,也是到了门口。不过自己这个倒是不可能从大门口进去,也是只好在翻墙,着毕竟是自己的强项。

    可是这才翻进去,就发现这顾安候府是多么的凄凉,一点人气儿都没有。

    好奇心极重的阿依那也是在这里面兜兜转转的转了即便,最后才发现这所有的人都是集中到了这顾锦喆的院子门口。

    “大夫,小儿这病还有医治的办法吗?”这顾安候有些心累的问着这个替顾锦喆把完脉的大夫。

    这大夫倒是只摇了摇头,这个病症倒是有些罕见,自己行医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这本就身子弱的顾锦喆,又在经历了卫欢去世的消息,这身体更是大不如从前,现在也就是每天凭着那碗参汤来给他吊着命,可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他们的对话,阿依那也是认真的听着。这个卫欢去世自己也是有听说过,只是这顾锦喆有这么大的反应,倒是没有想到。

    这边大夫还没有走,小顾轩也是“哇哇哇”的哭了起来。

    声嘶力竭的咳嗽声,自从那日之后,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这在顾安候府呆了几日的阿依那,也是发觉这顾锦喆也是真的命不久矣,想想之前对自己也是有恩,也是再一次的出手。

    “手伸出来,我把把脉。

    这倒是惊着了顾锦喆,这自己的院子里,已经是把这多余的丫鬟都赶了出去,剩下的也是一些贴身伺候。

    这还以为是那个不懂事的小丫鬟,可是看到阿依那的时候也是一愣:“是你?”

    “嗯哼?”看到顾锦喆的表情,阿依那很是满意,这就是自己要的效果,这最重要的往往都是要最后出场。

    “喏,手伸出来。”这一次顾锦喆倒是十分配合的把自己的左手拿出,过了一小会儿,阿依那也是皱起了眉毛。

    这个倒是不像是重病,反而更像是一种毒,这个毒倒是挺常见的,不过是要从娘胎里面带出来:“你母亲,怀你时,可是被人下了毒?”

    阿依那好奇的问道。这个是要证明的一个事情,若查不出来,自己也还是无从下手。

    挺阿依那这样一说,顾锦喆也是摇了摇头,母亲自是平和待人,又怎么会招惹一些仇家。

    这顾锦喆这样,阿依那也是不敢妄下定论,这个毒,无奇不有,说不定就有什么变化。这样阿依那也是有些不耐的抓了抓头发:“要不你去问问,或许我有办法救你。”

    对于自己能有活下去的希望,顾锦喆已经是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可是这阿依那既然有心,顾锦喆也是只好在配合一下她。事情做完,也是去了顾安候夫人的院子给她请安,这听到顾锦喆来的消息:“快,快,让她进来。”

    这许久不见的顾锦喆,也不知道过的好不好,只知道这是把他院里的丫鬟全部都散去,现如今要来给自己请安,想来也是走出了这卫欢给她带来的痛苦。

    “锦喆,你别行礼了,坐,快坐。”

    顾锦喆点头。坐下便是又喝了一口水,才是给顾安候夫人慢慢的说着自己这一次来的目的:“娘,你年轻时可曾被下过毒或者是怀有我的时候?”

    顾安候夫人不解,这顾锦喆今天怎么想的倒是问起了自己这个事情。

    “没有吧!”

    一口否认,不过这也是让顾安候夫人开始慢慢的回忆。这自己年轻的时候和万颖儿十分的交好,只是后来顾逸清的死,让万颖儿开始不愿意接触这外面的人。不过现在想想。这个倒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这之前自己和万颖儿吃喝都是在一个床上,只是那日和万颖儿两人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东西导致两个人都是身体不适,最后请了大夫来看吃了几服药也才是缓了过来,若真的是说有没有被下毒,这倒是一个不小的线索。

    “等等,或许应该是被人下过毒吧!”

    顾安候夫人这么一说,顾锦喆行了礼,也是离开了,会到了自己的屋子去找阿依那:“母亲年轻的时候的确是被人下过毒。”

    这一说,阿依那也是确定顾锦喆的毒就是从娘胎里面带出来的病根。“恩,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想办法给你解读。”

    回头也是顺便看了看还在熟睡的顾轩,不过想想,也就只是笑了笑。

    这一些事情,都是之前阿依那给阿莲娜的回信上说的,她知道了这个顾锦喆的病不是因为身体弱,是因为顾安候夫人在怀有顾锦喆的时候就被下了毒。

    “怎么样你没有想到阿依那会给我说这些事情吧?”

    阿莲娜的反问,让顾锦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这毕竟是自己和阿依那的事情,可是现在确实成了三个人的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