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7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腊月里,萧关下了一场连绵数日的雪。

    梁朝军队的军营里,守夜的赵五围着一团篝火取暖,间或在呼呼的风中缩着颈子搓搓手跺跺脚,一面抱怨这该死的天气,一面有些眼馋地瞧着远处的主帅军帐。

    这种天气,在那密不透风的军帐里呆着,再喝上一壶小酒,可比在这吹冷风来得惬意啊。

    说到底,还是当官的命好,他们这些当兵的歹势。

    “瞧什么瞧,眼馋一辈子,你也住不到里面去。”许是赵五的眼神太过**裸,又或是有同样的感触,旁边的同伴一胳膊肘拐过来,捅了捅他,“咱们主帅年纪也不算大,能坐到这位置,你以为人家跟咱们一样,是泥腿子出身,一没依二没靠,就拿命混口饭吃吗?”

    赵五才入营不久,对主帅的来历背景并不清楚,只远远瞧见过对方几次,对方瞧起来不到三十岁,身量高大,五官生得很端正,面上少有笑容,瞧起来便很有威严。他听同伴话里有话,心里好奇,不由问道:“那你说说,咱们主帅是什么来历?”

    “这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在营里混的。”同伴轻嗤了一声,对赵五的消息闭塞很是鄙视,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在这带着点得意小声宣扬道:“告诉你吧,咱们这位……那来历可不一般。人家老子是谁?是先帝的同胞弟弟!这种出身,这种来历,是咱们这种人能想的?这龙生龙,凤生凤,打祖上就注定了的!”

    皇家子弟,龙子龙孙,血脉里留的血都跟他们不一样。

    赵五听得暗暗咂舌,再看那军帐时,心里的滋味就更复杂了,除了艳羡敬佩之外,还有些隐隐的胸闷。

    这时他还从未想过,有一日,他竟然有机会和主帅坐在一起喝酒。

    那是在他知悉主帅来历的七天后,又是一个雪天,还是他守夜。

    同伴闹肚子,在茅厕和火堆之间来回跑,没人和他吹牛,守夜的日子便越发难过。

    风雪冷寒,他拿起酒囊想要灌一口酒,暖暖身子,可递到嘴边才喝了两口,就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该死!”

    他低身咒骂了一句,正要站起身跺跺脚,面前却突然递过来一个酒囊。以为是同伴从哪找来的酒,他高兴地一笑,接过酒囊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直到酒入喉才发现不对劲,这酒醇香绵柔,入口辛辣之后,还有回甜,哪是他们平日喝的劣质酒?

    他猛地抬起头看过去,这一看,却连腿肚子都吓软了。

    面前是一张青年人的脸庞,五官端正,眉眼浓郁,英气勃勃,通身的威严气度,令人不敢直视。

    “主主帅……”

    他竟然喝了主帅的酒!

    赵五慌慌忙忙要站起身,主帅却先他一步,袍子一撩直接坐到了他旁边。

    “你哪个营的,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岁数?”

    “回主帅的话,小的叫赵五,今年十六,是左营的……”

    赵五脑门上一阵阵冒汗,整个人像被火灼了一样,猛地跳起身,忙不迭将主帅的问话答了出来。

    青年见他惶恐的模样,再听他的回答,竟然笑了笑。他笑起来的时候,身上的那种威严气度稍微淡了点,五官瞧起来温和不少。

    “十六吗?我第一次到萧关的时候,年纪比你小些,不到十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