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06章 你是我,生来的意义0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洛白从疗养舱上起来,她身上还穿着那天将墨凉州逮捕时的衣服。

    本来进疗养舱最好是不着衣物的,但当时洛白的情况太过紧急,每耽搁一秒对于她的精神都是损害。

    不得已,洛白直接被带进疗养舱。

    这舱门一关闭,直到她醒来前都没有打开过。

    “阁下,您感觉身体状况怎么样,可有哪里不适?”首席医师紧张问。

    洛白随口道:“好极了。”

    “滴!”

    这时疗养室的门再次开启,一道高大的身影大步走入,若是细看能发现来人的步伐很匆忙。

    “容苍中将。”

    “容苍中将。”

    围着洛白的医师让开一条路,洛白抬眸看去,与大步走来的男人四目相对。

    似乎有风起云涌,也似乎只是雁过留痕,思念沉淀成不必言说的默契,在男人幽深的眸子中铺开。

    “你们先出去。”低沉的男音带着几分沙哑,听起来他像是很长一段时间没说过话了。

    一行医师面面相觑,最后为首的医师长对容苍道:“中将,您跟洛白阁下都刚醒来不久,不宜操劳。”

    这话中话是:聊一会儿就好去休息了。

    容苍敷衍的点头,只想他们快点出去。

    一行医师陆续离开。

    在疗养室的门被关上的第一瞬间,洛白就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

    他的手臂收得很紧,对于陷入一段不短睡眠的洛白来说,这个力道让她有些难受,但洛白并没有因此将人推开。

    “你终于回来了。”有叹息,也有一缕后怕。

    洛白抬手,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背部,“嗯,回来了。”

    话音稍顿,洛白继续道:“之前发生的所有事,你都记得吗?”

    这里的所有事指的是每一个面位的情况。

    她始终记得,容苍每一次都是不携带任何记忆来的,就是不知道回来之后还记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

    这话刚问完,洛白感觉抱着她的男人身子微微一僵,她想抬头看,却被对方一把按在怀里,不让她抬头。

    “......记得。”沉默半晌后容苍才开口,语气点懊恼。

    实际上,容苍是非常懊恼。

    在他的自我认知里,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稳重、可靠、踏实,能给洛白安全感的男人。

    是靠山,也是避风港。

    然而在记忆全无时,他表现出来的压根与“稳重可靠”拉不上任何关系。

    甚至能还说有点......傻。

    洛白从他怀里抬起头,笑了下,眉眼弯起,漂亮的惊人,“给我说说后来发生的事吧。”

    容苍低眸与她对视,似乎是回想起那时发生的事,眼里不由有些阴沉。

    后来洛白才知道,在她中了那种特殊的神经毒素后,她虽然被第一时间送去治疗,但却因为毒素的霸道与多变特性一直处于命悬一线的状态。

    情况最糟糕的时候,洛白差点就被判定为一级脑死亡。

    星际时代的科技与医疗无疑是先进的,经过研究小组废寝忘食的激烈讨论,最后决定对洛白采用尚在开发阶段的极端治疗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